秦始皇统一最艰难一战:楚国曾击溃二十万秦军

${website.getHead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王翦··|,内史频阳(今陕西富平)人··|,与白起齐名的秦军名将··|--。秦王政时代··|,王翦多次出任秦军大将··|,统领秦军征讨六国··|,立下了赫赫战功··|--。王翦一家三代为将··|,儿子王贲、孙子王离先后也都成为秦军的名将··|,名重天下··|--。老将王翦··|,可谓是秦国军界众望所归的领军人物··|--。


秦王政二十年··|,燕国太子姬丹派遣荆轲刺杀秦王··|,事情失败··|,嬴政命令秦军进攻燕国··|,大破燕军··|,统领秦军的大将··|,就是王翦··|--。王翦主持的这次军事行动··|,一直持续到第二年··|,秦军攻克了燕国首都蓟城(今北京)··|--。


在这场战争中··|,王翦的部下··|,少年将军李信作战勇敢··|,在众多秦军将领中脱颖而出··|--。李信领军深入穷追··|,击杀燕国太子姬丹··|,将姬丹的首级呈送秦王嬴政··|--。姬丹是策划荆轲行刺的主谋··|,是嬴政志在必得的仇敌··|,李信的功绩··|,大得嬴政的赏识··|--。


进攻燕国的军事行动结束以后··|,秦军班师回国··|,一边休整··|,一边开始筹划新的军事计划··|--。当时··|,韩国已经被攻灭··|,赵国的首都邯郸也已经被攻占··|,如今··|,燕国首都也被攻占··|,秦军的下一个攻击目标··|,锁定在楚国··|--。这个时候··|,围绕着进攻楚国的军事计划··|,秦国朝廷出现了意见分歧··|--。


秦王嬴政以为··|,已经衰弱的楚国不堪一击··|,可以速战轻取··|--。嬴政做出这个判断··|,自有他的根据··|--。原来··|,就在王翦统领秦军主力进攻燕国的同时··|,王翦的儿子王贲统领另外一支秦军··|,对楚国作了试探性的攻击··|,结果是胜利而归··|,似乎显示了灭楚并不困难··|--。


在朝廷的会议上··|,秦王嬴政意气风发··|,与诸位大臣将军们开怀纵论··|,意欲一举灭楚统一天下··|--。嬴政特意问李信说:"寡人准备攻取楚国··|,以李将军度量··|,需要动用多少军队?"李信年轻气盛··|,正在凯旋的风头上··|,当即表示:"只要二十万··|--。"嬴政又问王翦:"王将军您看呢?"王翦慎重考虑后··|,回答说:"非六十万人不可··|--。"


六十万军队··|,对于当时的秦国来说··|,相当于全国所能够动员的野战军的总数··|--。王翦要用六十万人··|,表明王翦以为··|,攻灭楚国相当艰难··|,必须倾举国之力··|,实行总动员··|,才有成功的可能··|--。满怀自信的嬴政当即嘲笑王翦说:"王将军年纪大了··|,怎么变得如此胆怯··|--。"他夸奖李信说:"李将军果然是壮勇··|,说得对··|--。"


这个时候的嬴政··|,年方三十四岁··|,开始专权主断··|,正是万事得意的时候··|--。朝廷会议征求大臣们的意见时··|,他对进攻楚国的方略或许已经有了看法··|,对于人选也有了腹案··|--。不管怎么说··|,廷议的结果··|,嬴政任命李信为大将··|,统领二十万秦军进攻楚国··|--。而王翦呢··|,则被免职贬斥出京··|,让他退休回到故乡频阳去安度晚年··|--。这件事情··|,是秦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秦国史官特地在二十一年的大事记中记录了这件事情··|--。


秦国君臣讨论攻楚方案的这次会议··|,秦国政府的主要大臣和秦军的主要将领都出席了··|--。当时··|,昌平君是右丞相··|,不管是按制度还是依常理··|,他都是会议的参加者··|--。奇怪的是··|,史书上有关他对这件事情持什么态度··|,有什么意见··|,完全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的记载··|,非常不可思议··|--。


我们已经反复说到··|,史书上没有记载的事··|,绝不等于没有;不可思议的事情··|,一定有大可思议的理由··|--。那么··|,这个理由在哪里呢?我们已经了解到··|,昌平君是楚考烈王的庶子··|,楚国是他的祖国··|,当时在位的楚王负刍是他的庶兄弟··|--。以情理而论··|,在祖国即将灭亡的时候··|,在亲族即将断绝的时候··|,他不会没有想法和意见··|,也不会没有苦恼和痛苦··|--。即使不考虑任何个人的情绪和感情··|,身为秦国丞相的楚国公子昌平君··|,在秦军即将攻灭楚国的时候··|,他的处境一定是非常微妙的··|--。


在这种历史背景下··|,考虑到昌平君与王翦同时被贬斥出京··|,也考虑到他出京有敢死之士跟随··|,再考虑他后来反秦复楚、被项燕立为楚王的事情··|,我们完全可以推想··|,在进攻楚国的问题上··|,昌平君与秦王嬴政意见不合··|,他可能是附和王翦··|,持慎重态度··|,甚至是另有微词··|,结果是遭到与王翦同样的命运··|,被免职出京··|,打发到郢陈去了··|--。


如此看来··|,在昌平君被迁徙到郢陈这件事情上··|,秦王嬴政可谓是一箭双雕:一方面··|,他借新郑反叛和韩王安之死的事件··|,利用昌平君的特殊身份··|,打发他前去处置;另一方面··|,也趁机将他从政权中枢排除出去--既为任命李信为大将领军灭楚清除了障碍··|,也排斥了老臣们的掣肘··|,有利于建立起听命于自己的年轻化的政府班子··|--。


那么··|,昌平君来到郢陈以后··|,他又做了些什么事情呢··|,他未来的命运又将是什么呢?


被隐瞒的历史


昌平君来到郢陈··|,是在秦王政二十一年··|--。二十二年··|,史书中没有关于他的记载··|,二十三年··|,他再一次出现在史书中··|,《史记·秦始皇本纪》有记载如下:


荆将项燕立昌平君为荆王··|,反秦于淮南··|--。


这条材料中的"荆"··|,就是楚··|,因为嬴政的父亲字为子楚··|,秦国史官避讳··|,称楚为荆··|--。项燕··|,是项羽的祖父··|,楚军的大将··|--。淮南··|,淮河以南地区··|--。这条纪事说··|,秦王政二十三年··|,楚将项燕拥立昌平君为楚王··|,在淮南地区反抗秦国··|--。


由此看来··|,昌平君来到郢陈以后··|,反叛了秦国··|,在淮南地区被拥立为楚王··|--。那么··|,他究竟为什么反秦··|,他在什么时候与项燕接上头··|,又是什么时候离开郢陈来到淮南地区的呢?凡此种种··|,又是疑问重重··|--。这些重重的疑问··|,史书竟然都没有记载··|,不能不说是很有些奇怪··|--。


奇怪的事情反复出现··|,而且在同一本书里反复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这就难免使我们产生一种怀疑··|,史书对于昌平君的事情是否态度诚实··|,是不是有难言的隐衷··|,是不是有意识地作了删节和隐瞒?我们的这个怀疑··|,有没有根据呢?我们的这个怀疑··|,是否可以得到其他史实的旁证和支持呢?


答案是肯定的··|--。昌平君来到郢陈··|,是在秦王政二十一年··|,他被拥立为楚王··|,是在二十三年··|,这两件事情之间的二十二年··|,史书空白··|--。然而··|,就在这一年··|,秦国历史上发生了一件大事··|,这就是李信统领二十万秦军进攻楚国··|,大败而归··|--。这件事情··|,史书的记载明显有隐瞒真相的嫌疑··|--。我们来看史书是如何隐瞒这件事情的··|--。


翻开《史记·秦始皇本纪》··|,秦王政二十二年··|,仅仅只有一条记载:


王贲攻魏··|,引河灌大梁··|,大梁城坏··|,其王请降··|,尽取其地··|--。


这条记载说··|,秦王政二十二年··|,秦将王贲进攻魏国··|,引黄河水冲灌魏国的首都大梁城(今河南开封)··|,大梁城毁坏··|,魏王请求投降··|,于是收取了魏国的所有国土··|--。


同样一件事情··|,出土的秦简《编年记》也有记载如下:


攻魏梁··|--。


仅仅三个字··|,说秦军进攻魏国的首都大梁··|--。


《史记·秦始皇本纪》的记载··|,司马迁是根据秦国的史书《秦记》编写的··|,来源于秦国史官的正式纪事··|--。《编年记》的纪事··|,是秦国的小官吏喜从秦国政府的文书上抄录下来的··|,也是官方记录··|--。由此看来··|,《史记》和《编年记》都没有记录李信攻楚失败这件事情··|,正是因为秦国的史官在《秦记》中隐瞒了这件事情··|,司马迁和喜都不了解情况··|,不知道真相··|--。想来··|,秦国的史官··|,同历代的史官一样··|,对于当代的事情··|,持有一种维护当朝声誉的立场··|,出于种种现实利害的考虑··|,往往是报喜不报忧··|--。


攻灭魏国··|,以秦军的胜利结束··|,当然要大书特书··|,快马加鞭··|,大喇叭通报全国··|,引得举国欢腾··|,龙颜大悦··|--。另一方面··|,对于秦军失败的消息··|,则是严加保密··|,对外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能瞒就瞒··|,实在瞒不过去··|,就轻描淡写地酌情处理··|,理由嘛··|,当然是为了不影响士气··|,不要有损帝国的光辉形象··|,多从正面引导云云··|--。这种做法··|,是历代集权政府的惯技··|,美其名曰保密··|,不好听的说法就是封锁消息··|--。


实际上··|,就在秦王政二十二年这一年··|,秦将李信率领秦军进攻楚国··|,大败而归··|--。秦国的史官在《秦记》上隐瞒了这件事情··|,秦国政府也没有将这件事通报各地方政府··|--。


不过··|,刻意隐瞒的历史··|,不时也会露出马脚··|--。《史记·王翦列传》叙述王翦被罢免回乡以后说··|,于是秦王任命李信为大将··|,蒙武为副将··|,统领二十万秦军分两路进攻楚国··|--。(蒙武为副将攻楚··|,《王翦列传》误写为蒙恬··|--。根据《六国年表》及《蒙恬列传》··|,攻楚为蒙武··|,当时··|,蒙恬还没有为将··|--。)李信军进攻郢陈南部的平舆县(今河南平舆北)··|,蒙武军进攻郢陈东南部的寝县(今安徽临泉)··|--。在强大秦军的攻击下··|,楚军大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李信军出现了不可思议的行动··|,他没有乘胜东进··|,按预定计划攻取楚国的首都寿春(今安徽寿县)··|,而是回师西退··|,掉过头去攻击秦国领土内的郢陈··|,蒙武军也撤退回来与李信军会合··|--。也就在这个时候··|,一支楚军出现在李信军的后面··|,三日三夜紧紧尾随跟踪··|,然后发动突然袭击··|,一举大破李信军··|--。李信军的军营壁垒被逐一攻破··|,部下七名主要将领被杀死··|,大败而归··|--。


李信攻楚的失败··|,是战国以来秦国历史上罕见的惨败··|--。关于这次战争的真实情况··|,秦国史官在《秦记》当中没有留下正式的记录··|--。《王翦列传》中的上述叙事··|,是为了交代王翦隐退后又复出的原因时顺便牵连出来的片断··|--。正是由于秦国史官的刻意隐瞒··|,这段叙事不但语焉不详··|,而且歧异零乱··|,千百年来就是一笔糊涂账··|--。


糊涂账有糊涂账的原因··|,这种原因往往在封锁的消息当中··|,李信大败的消息秦政府不希望公开··|,这已经说过了··|--。事实上··|,秦政府不希望公开李信大败的消息··|,后面还有一个更大的理由··|--。


这个更大的理由是什么呢?就是李信军为什么攻楚失败?


请大家再一起来回忆一下李信统领二十万秦军攻击楚国的行动··|--。李信军进攻楚国··|,以郢陈为前进基地··|,兵分两路出动··|--。李信进攻郢陈南部的平舆县··|,蒙武进攻郢陈东南部的寝县··|,两支秦军最初都取得了胜利··|--。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李信突然从前线退军··|,掉过头来去攻击秦军的后方基地郢陈··|--。看来··|,这个时候··|,郢陈地区发生了意外的事情··|,迫使李信不得不回师反击··|--。那么··|,这个时候··|,郢陈地区究竟发生了什么不测事件呢?


为了解答这个疑问··|,我先请大家一起来考虑这样一个问题··|,李信军攻击楚国的时候··|,昌平君在哪里?


前面已经说过··|,昌平君是秦王政二十一年来到郢陈··|,二十三年到淮南地区的··|,二十二年··|,当李信军攻击楚国的时候他应当正在郢陈··|--。那么··|,我们再继续追问··|,二十二年··|,昌平君在郢陈干什么呢?回答是··|,起兵反秦··|--。


根据田余庆先生的研究(《说张楚--关于"亡秦必楚"问题的探讨》··|,原刊《历史研究》1989年第2期··|,收入《秦汉魏晋史探微》[重订本]··|,中华书局2004年)··|,秦王政二十二年··|,正当李信和蒙武所统领的秦军在郢陈的南部和东南部大败楚军··|,准备乘胜进攻楚国的首都寿春··|,一举攻灭楚国的时候··|,身在郢陈的昌平君起兵反秦··|,攻占了郢陈··|,切断了李信军的后路··|,使攻楚的秦军陷于前后受敌的苦境··|--。于是··|,李信军不得不停止攻楚··|,回师进攻郢陈··|,结果被楚军前后夹击··|,大败而归··|--。


由此看来··|,对于李信军进攻楚国这段歧异零乱的历史··|,特别是他和蒙武在郢陈附近先胜后败的蹊跷过程··|,我们只要补入昌平君郢陈起兵反秦这样一个细节··|,事情就真相大白··|,历史就一清二楚了··|--。


由此看来··|,在秦王政二十二年这一年纪事中··|,秦国史书《秦记》至少隐瞒了两件大事:一是昌平君在郢陈起兵反秦··|,一是李信军由此大败而归··|--。李信军大败的事情··|,在《王翦列传》中露出了马脚;昌平君郢陈起兵的事情··|,因为田余庆先生的研究而重见天日··|--。历史的发展··|,一环连着一环··|,昌平君郢陈起兵··|,导致李信军攻楚失败··|--。李信军的大败··|,又引发出一桩新的历史事件··|,王翦复出··|--。


王翦复出


李信军大败··|,身在咸阳的秦王嬴政得到秦军惨败的报告··|,大为震怒··|,他亲自前往频阳··|,登门造访被贬斥出京、还乡养老的王翦··|--。对于这件事情··|,《史记·王翦列传》有详细的记载··|--。


二人见面时··|,嬴政首先屈尊陈谢说:"寡人当初不用将军的意见··|,如今果不其然··|,李信败战辱没秦军··|--。眼下楚军日益西进··|,逼近秦国··|,将军虽然有病在身··|,也不至于袖手旁观··|,置寡人于孤立无助的苦境吧··|--。"王翦推辞说:"老臣疲病昏乱··|,如此重任··|,望大王另外选用良将··|--。"此时的嬴政··|,已经是强势的秦王··|,他打断王翦的话··|,用毫无商量的语气说:"话到此为止··|,不用再多说了!"


王翦是了解嬴政的人··|--。他知道··|,嬴政为人··|,实用而冷酷··|,要用你的时候··|,不惜弯下腰低下头··|,用好话请求你··|,这叫作俯身低首··|,卑辞相求;而在如此屈尊的后面··|,则是无上的倨傲··|,要你必须服从的独断意志··|,一旦你不识抬举··|,抗拒他的意愿··|,他会瞬间勃然作色··|,拂袖而去··|,毫不留情地处置你··|--。


王翦深知··|,秦王不听自己的意见任用李信··|,李信大败而归··|,秦王贬斥昌平君出京··|,昌平君反秦为楚··|,这两件事情··|,使秦王的自尊受到极大的伤害··|--。如今亲自前来··|,表面上是屈尊求人··|,实际上是捐身逼人··|--。秦王如此行动的后面··|,有无言的明白表露··|,我身为王上··|,已经登门陈谢请求··|,身为臣下的你··|,难道还敢不从?


也许这时··|,王翦切切实实地感到··|,此时的自己··|,宛若当年的大将白起··|,此时的秦王··|,宛若当年的秦昭王··|--。军功累累的白起··|,在进攻赵国的问题上与秦昭王意见不合··|,被贬斥回家··|--。秦军失败··|,昭王请白起再次出任秦军大将··|,白起因病拒绝··|--。秦昭王恼羞成怒··|,罢免白起的一切官职爵位··|,迫使他自杀身亡··|--。


想到这里··|,王翦不敢再推辞··|,他退一步请求说:"如果大王非要用臣下的话··|,臣下还是原来的意见··|,非用六十万军队不可··|--。"嬴政当即回答道:"听王将军您的··|--。"


于是嬴政任命王翦为秦军大将··|,统领六十万秦军进攻楚国··|--。


王翦被任命为大将以后··|,秦军总动员··|,六十万秦军从各地征发··|,陆续开赴前线··|--。王翦离开首都咸阳··|,秦王嬴政亲自送行··|,一直送到咸阳西郊的灞上··|,可谓期待殷切··|,恩宠荣耀之极··|--。君臣分别之际··|,王翦出人意料地开口··|,向秦王嬴政提出了古怪的请求··|--。


王翦请求秦王恩赏些田宅给自己··|--。他的要求详细具体··|,好像预先就精心准备了图纸一般··|,东一处西一处··|,都是咸阳一带的良田美宅··|,还有带池塘的庭园··|,务必请秦王现在就一一恩准··|--。身为一国之君的嬴政··|,一门心思在挽回败局··|,攻灭楚国··|,完成统一天下的大事··|,他有些不屑地对王翦说:"王将军··|,您还是专心出征吧··|,钱财的事情··|,请不必多考虑··|--。"秦王的意思是说··|,胜利以后··|,一切应有尽有··|,哪里还需要你来开口··|--。


这个王翦··|,固执而不识相··|,他啰啰嗦嗦地一再请求说:"臣下为大王领军作战··|,多有功劳··|,却至今得不到列侯的封赏··|,如今借大王一心使用臣下的机会··|,及时地为子孙儿女们请求些田宅··|,作为家业··|,也不算过分嘛··|--。"嬴政禁不住大笑出声··|,摇摇头··|,真是没有办法··|,只有当即恩准了王翦的所有请求··|--。


王翦这才千恩万谢··|,高高兴兴上车出发··|--。抵达函谷关后··|,王翦又派遣使者前往咸阳面见秦王··|,感谢恩赏··|,同时又有新的田宅请求··|--。据说··|,抵达前线以前··|,王翦派出去请求田宅的使者··|,一共有五批之多··|--。亲信部下们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了··|,劝谏王翦说:"将军请田求宅的事情··|,怕也有点过分了吧··|--。"王翦这才吐露真话说:"哪里是你们想的那样简单··|--。秦王表面粗犷大量··|,内心多疑而不信任人··|--。如今扫空秦国将全部军队交给我··|,如果我不多为儿孙请求田宅以表明心迹的话··|,岂不是会让秦王一心怀疑我吗?"


王翦毕竟是在秦王身边多年的老臣··|,对于秦王的心思和个性··|,揣摸得透彻··|,他对于秦王的猜忌··|,自有老到的应对··|--。王翦的行事··|,更有超出个别事件的道理··|,这就是说··|,在集权专制国家··|,不管什么人··|,一旦具备了颠覆现状的可能条件··|,就必然要面临被怀疑的境地··|--。这种事情··|,古今中外皆然··|--。


明白了王翦的用心··|,也就明白了嬴政的担心··|--。将全国军队交由一人指挥··|,可以说是任何君王都放心不下的事情··|,军队倒戈导致王位更替的事情··|,历史上屡见不鲜··|--。况且··|,对秦王嬴政来说··|,由于自己的失策··|,大将王翦和丞相昌平君同被罢免迁徙··|,由于自己用人不当··|,二十万秦军惨败;如今··|,昌平君反叛··|,不得不请王翦重新出山··|,万一稍有不测··|,不堪设想的后果不仅关系到自己王位的安危··|,更关系到秦国国运的兴亡··|--。当时的情况下··|,秦王嬴政的处境··|,不可不谓艰难险恶;他重新起用王翦··|,不可不谓是冒着绝大的政治风险做出的重大决断··|--。由于王翦老到周全的应对··|,嬴政对王翦个人的戒备··|,一时和缓下来··|--。不过··|,形势比人强··|,意外不可不防··|--。


王翦复出以后··|,六十万攻楚秦军如何行动··|,在何处集结··|,首先攻击何处··|,与哪部分楚军交战··|,史书都没有具体的记载··|--。《史记·秦始皇本纪》只有一句笼统的话说··|,王翦军出动以后··|,"取陈以南至平舆"··|--。陈就是郢陈;平舆··|,是郢陈南部的平舆县··|--。前一年李信军统领二十万秦军攻楚··|,就是由郢陈出发··|,攻取平舆后突然退回来的··|--。看来··|,王翦军攻楚··|,走了与李信军完全相同的路线··|,由郢陈出发··|,攻取平舆··|,再东进攻取楚国的首都寿春··|--。


然而··|,我们前面已经讲过··|,由于昌平君在郢陈起兵反秦··|,导致了李信军大败··|--。李信军败后··|,郢陈及其附近地区被楚军占领··|,楚军以郢陈为基地··|,大举西进··|,进攻秦国··|--。王翦统领六十万秦军反击攻楚··|,郢陈是他首先必须攻克的地区;昌平君所统领的叛军··|,是他必须首先打击的对象··|--。奇怪的是··|,史书中对于王翦军出动以后··|,郢陈地区秦楚两军的动向··|,昌平君与王翦这两位旧日同僚之间的直接对阵··|,竟然都没有记载··|--。当时当地··|,秦楚两国以郢陈为冲突焦点的历史··|,不可避免的郢陈攻防战··|,竟然又成为一桩失载的历史疑案··|--。


两封发自战场的遗书


实有的历史··|,史书失载··|--。失载的历史··|,默默无语··|,不得不留待将来··|,留待历史黑洞的火山喷发··|--。幸运的是··|,历史学家们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新的文物出土了··|--。这个新的文物··|,出土于我们前面已经提到的湖北省云梦县睡虎地··|--。


在睡虎地被发掘的多座墓葬中··|,有一座被编号为四号墓的秦墓··|,从这座墓中··|,出土了两封秦军士兵的家信··|--。这两封家信··|,是迄今为止我们所见到的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家信实物··|,非常宝贵··|--。特别有意思的是··|,这两封家信的寄出时间··|,正好是王翦军出动后的秦王政二十四年··|,而发信的地点呢··|,恰恰在秦楚两军交战的郢陈前线··|--。这种千年难遇的巧合··|,自然使我们想到··|,失载的郢陈攻防战的历史··|,会不会从这两封家信中透露出一些消息呢?让我们从头读信··|,细细体味··|,用心搜寻··|--。


两封家信的收信人··|,同是一位叫作"中"(衷)的人··|--。两封家信的发信人··|,一位叫作"黑夫"··|,一位叫作"惊"··|,是中的两位兄弟··|--。中是长兄··|,与母亲住在一起··|,照料着整个家庭··|--。大弟弟惊已经结婚··|,生有一位女儿··|--。黑夫未婚··|,应是最小的弟弟··|--。


我们先来看幼弟黑夫所写的信··|--。黑夫在信中首先问候大哥··|,再问候母亲··|,别来无恙··|--。他在信中说··|,不久前在淮阳前线与同样从军的哥哥惊相会··|,两人都安然无恙··|,请母亲和家人放心··|--。然后··|,黑夫请求送些零用钱来··|,也请母亲在家乡买些丝布··|,做成夏衣··|,与钱一道送来··|--。黑夫是精打细算的人··|,他在信上说··|,如果家乡的丝布太贵的话··|,就只送钱来··|,自己在当地买丝布做夏衣··|--。


黑夫亲情浓厚··|,他在信的末尾问候家中的其他亲人··|--。他问候姑妈··|,问候姐妹··|,问候邻里的亲人··|,也代从军的哥哥惊问候惊的妻子和家人··|,真是礼节周全··|--。


惊是写第二封信的人··|,他在问候了哥哥中和母亲以后··|,也谈到自己与黑夫一道同在淮阳军中··|,二人都安然无恙··|--。与黑夫一样··|,惊也请母亲送钱和布来··|--。不过··|,惊性子急··|,说话直··|,他写明送钱五百到六百··|,要布二丈五尺以上··|--。他信上要得很急··|,甚至写了不马上送来··|,就会急死人的焦虑··|--。惊大概结婚不久··|,一个女儿年纪也小··|,他对妻女牵肠挂肚··|--。他问候妻子··|,请妻子一定要孝顺父母··|,赡养老人··|--。他最放心不下年幼的女儿··|,特意嘱咐哥哥中··|,定要多加管教··|,务必不要让她为取柴火一类事情··|,跑到离家稍远的地方去··|--。


惊也关心大哥中··|,他在信中说··|,听说家乡附近有的地方不太安稳··|,提醒哥哥不要到这些地方去··|--。他也在信中提到战况有进展··|,说自己所在的部队已经进入"反城"··|,屯住于淮阳城中……


这两封信··|,因为文字有残缺··|,信中提到的人物很多··|,还不能完全读通··|--。不过··|,通过专家们的解读··|,信中所涉及的家庭内部的事情··|,大体上是清楚了··|--。我整理历史··|,仔细读了这两封信··|,在感慨古代人情亲情的同时··|,也生出一个小小的疑问··|,这个墓葬的主人"中"为什么会把这两封信放在自己坟墓中呢?


以古今的人情度量··|,放在墓葬里的陪葬品··|,多是死者珍爱的东西··|--。死者看重这些物品··|,希望永远不离开它们··|,所以才将它们陪葬··|,让它们伴随自己离开人世到另一个世界去游历··|--。人性的这种特点··|,古今中外皆然··|,上至帝王将相··|,下至细民百姓··|,也都一样··|--。两千年前一位普通的秦国人"中"··|,死前将两个弟弟两封来信放在自己的墓葬里··|,正是表明他在自己的人生中特别看重这两封信··|--。那么··|,他为什么特别看重这两封信呢?是因为这两封信是两个弟弟从战场上寄回来的··|--。根据专家推测··|,他的两个弟弟在发出这两封信后不久··|,可能都战死疆场了··|--。于是··|,这两封信就成为两封异常珍贵的遗书··|--。


如果上述推测不错的话··|,这两封遗书··|,对于一个古代秦国的普通家庭来说··|,分量可谓是重而又重;对于撑持整个家庭··|,爱护和关照两位弟弟的大哥来说··|,可谓是人世上最贵重的东西了··|--。哥哥中一直珍藏着弟弟黑夫和惊的信··|,当他临死时··|,他要求将这两封信放进自己的墓中··|,他希望兄弟三人··|,永远在一起··|--。


一场失载的战争


黑夫的信··|,写于秦王政二十四年二月··|,惊的信稍晚··|,大概写于同年三四月间··|,可能因为天气已经转热··|,所以他在写给母亲要钱置办夏衣的信中··|,显得非常心急火燎··|--。这两封信··|,都发自淮阳前线··|,信中的内容··|,不仅涉及一个古代家庭的钱财琐事、儿女亲情··|,也第一次从一个普通士兵家庭的角度··|,栩栩如生地讲述了秦国统一天下的战争实况··|,一场史书所没有记载的战事··|,也因为这两封信的出土而从历史的黑洞中浮现出来··|--。


黑夫在信中写道:"黑夫等直佐淮阳··|,攻反城久··|--。"--这句话是说··|,黑夫等人在淮阳作战··|,进攻"反城"已经很久了··|--。淮阳··|,就是郢陈··|,因为地处淮河之北··|,所以又被称作淮阳··|--。


由信上的这句话··|,我们可以了解到··|,郢陈(淮阳)反叛··|,被叛军占领··|,成为"反城"··|,黑夫所属的秦军··|,长久围攻郢陈··|,直到黑夫寄信的时候··|,也就是秦王政二十四年二月··|,还没有攻破··|--。郢陈不久后被秦军攻克··|,因为惊在第二封信中提到··|,自己已经"居反城"中··|,大概在三四月间··|--。


黑夫和惊所参加的这场进攻反城淮阳的战事··|,史书没有记载··|--。这两封信的出土··|,首先是填补了历史的空白··|,将一场不见于史书记载的战争呈现出来··|--。历史一环连着一环··|,由于淮阳之战的呈现··|,新的问题又被牵引出来··|--。黑夫和惊所属的秦军是由谁统领的呢?他们所攻击的占据郢陈的叛军又是由谁统领的呢?


我们在前面已经讲过··|,秦王政二十二年··|,昌平君在郢陈起兵反秦··|,攻楚的李信军被迫撤回··|,在郢陈大败··|,胜利的楚军以郢陈为基地··|,大举西进攻秦··|,迫使秦王嬴政亲自到频阳陈谢请求王翦复出··|--。这个时候的郢陈地区··|,控制在以昌平君为首的楚军手中··|--。二十三年··|,王翦统领六十万秦军出动··|--。王翦秦军进攻楚国的路线··|,大体与李信军相同··|,由郢陈南下东进··|,进攻楚国的首都寿春··|--。从而··|,王翦军出动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攻打郢陈··|,平定以昌平君为首的反秦叛乱··|--。


由此看来··|,黑夫和惊都是王翦军的战士··|,他们随军开赴郢陈··|,开始对"反城"郢陈的围攻··|--。战事激烈而长久··|,直到二十四年三四月··|,郢陈才被秦军攻克··|--。而长久坚守郢陈、抗拒秦军的叛军··|,应当就是昌平君所统领的楚军··|--。郢陈之战攻防双方的军队统属··|,由此大体清楚··|--。


由这两封信所透露的郢陈之战的事情看来··|,秦灭六国··|,统一天下的战争决非摧枯拉朽··|,如同风扫落叶··|,而是非常激烈和残酷··|--。特别是秦灭楚国的战争··|,不但反复曲折··|,而且与秦国国内的政局有深沉的牵连··|--。复杂的历史真相··|,远远超出我们仅仅阅读传世的史书所能够了解到的情况··|--。


郢陈攻防战的历史真情··|,因为两封家信的出土被披露出来以后··|,在连续的历史环节上··|,新的疑问又随之而来··|--。秦军苦战攻克郢陈后··|,长期坚守郢陈的楚军下落如何呢?攻击郢陈的秦军主帅是王翦··|,坚守郢陈的楚军主帅是昌平君··|,郢陈之战结束后··|,他们又将如何行动?昌平君和王翦曾经是秦王嬴政的左右手··|,郢陈之战结束以后··|,秦王嬴政又将如何对待这两位让人放心不下的将相大臣?


历史宛如影片··|,经过历史学家的修复倒片后··|,可以一遍又一遍地重放··|,我们继续往下看··|--。


昌平君之死


秦王政二十三年··|,王翦统领六十万秦军出动··|,他吸取李信军失败的教训··|,谨慎作战··|,步步为营··|,逐步推进··|--。王翦首先逐一收复失地··|,安定郢陈西部的颍川以后··|,他以秦军一部包围郢陈··|--。同时··|,他统领秦军主力南下··|,进攻郢陈南部的平舆··|--。围攻郢陈的秦军··|,苦战久攻不下··|--。进攻平舆的秦军主力··|,大破楚军··|,乘胜东进··|,深入楚国境内··|,攻克了楚国的首都寿春··|,俘虏了楚王负刍··|--。


形势发展到这个时候··|,秦王嬴政亲自来到了郢陈··|--。关于秦王嬴政的这次行动··|,《史记·秦始皇本纪》只有一句话六个字:"秦王游至郢陈··|--。"至于他为什么来··|,来后做了些什么··|,以后的去向如何··|,都没有交代··|--。我们只能推测他在首都咸阳待不住了··|,实在是放心不下··|,他放心不下前线的军事形势··|,他放心不下手握军权的大将王翦··|,他也放心不下反秦为楚的表叔昌平君··|,所以他要亲自到郢陈来监军··|,来督战··|--。


也就在这个时候··|,坚守郢陈的昌平君··|,在得到楚王负刍被秦军俘虏的确实消息之后··|,被楚军大将项燕拥立为楚王··|--。不久··|,他撤出郢陈··|,东去退回到楚国境内··|--。这就是《史记·秦始皇本纪》的记载··|,秦王政二十三年··|,"荆将项燕立昌平君为楚王··|,反秦于淮南"··|--。


淮南··|,淮河之南··|--。看来··|,昌平君退出郢陈以后··|,来到了淮南地区··|--。在国家不可一日无主的紧急情况下··|,他继承了楚国的王位··|,在大将项燕的辅佐下··|,领导楚国军民继续抗击秦军··|,保卫祖国··|,成为最后一代楚王··|--。他那波澜壮阔的一生··|,也伴随楚国的命运··|,接近尾声··|--。


秦王政二十四年··|,《史记·秦始皇本纪》有纪事如下:


王翦、蒙武攻荆··|,破荆军··|,昌平君死··|,项燕遂自杀··|--。


这条纪事说··|,秦王政二十四年··|,王翦和蒙武统领秦军攻击楚国··|,击败楚军··|,昌平君死去··|,项燕于是自杀··|--。


项燕兵败自杀··|,是在淮北的蕲县(今安徽蕲县)··|,也就是陈胜吴广大泽乡起义的地方··|--。王翦攻克楚国首都寿春以后··|,主力移师北上··|--。楚王熊启(昌平君)与项燕退守淮北··|,在蕲县与王翦军决战··|--。决战的结果··|,楚军战败··|,楚王熊启战死··|,大将项燕自杀··|,楚国灭亡··|--。战国时代的历史··|,即将结束··|,新的后战国时代的历史··|,又由此埋下了伏线··|--。


十四年后的秦二世元年七月··|,楚国戍卒陈胜吴广在蕲县大泽乡起兵反秦··|,楚国复国··|--。其后不久··|,战国六国纷纷复活··|,后战国时代到来··|--。陈胜吴广在大泽乡起义时··|,假称楚国大将项燕和秦国公子扶苏还在人世··|,起义是在他们的领导下发动的··|--。


扶苏是秦始皇的长子··|,秦帝国皇位的合法继承人··|,项燕是项羽的祖父··|,抗秦殉国的楚军大将··|--。陈胜吴广起义··|,在反秦复楚的大义名分之下奉这样两位人物作为精神领袖··|,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不过··|,只要我们联想到活跃于秦楚之间的昌平君··|,不可思议的历史中或许就会浮现出可以思议的线索··|--。昌平君是楚考烈王的儿子··|,他被拥立为最后一位楚王··|,与项燕一起战死于蕲县··|,昌平君又是秦始皇的表叔··|,秦国的王室贵胄··|,他与扶苏之间不会没有关系··|--。由此··|,我们可以进一步联想到··|,昌平君会不会是将扶苏和项燕连接起来的关键人物?昌平君究竟是扶苏的什么人呢?

















${website.getFooterOriginal(${article.taxonomyName})}

发布者 :沙龙365_沙龙365_沙龙365官方网站 - 分类 沙龙36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