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 扩展迷EXTFANS
  • 2022年10月01日10时

    公司的摄像头,已经装进员工厕所了

    作者:抓绒

    本文转载自“X博士”(ID:doctorx666),已获得转载授权


    常听人在网上讲,说“现在上班就像坐牢,等得就是一个刑满释放”。


    这话原本只是一种对工作痛苦的调侃,但最近却开始越发趋于现实。

    就在前两天,有媒体爆出,厦门有家公司居然在厕所的隔间里装了摄像头,实时记录员工大小便的时间,还将其公示通报。


    尽管公司后来解释说,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抓在厕所抽烟的。但一想到如厕过程被全程直播,是个人都会觉得浑身不舒服。

    我查了查,发现这种把员工当犯人来管理的公司,还真不止上面这一家。

    失去如厕的自由

    你可能觉得在员工的卫生间里装监控耸人听闻,但早在2007年,《广州日报》就报道过相似的新闻。

    当时,同样是为了防止工人在厕所抽烟引发火灾,广州一家生产纱布的企业在厂房男厕房顶的正中间吊了一个摄像头。

    ·手机拍到的摄像头


    在该厂保安室的电脑显示屏上,出没厕所的工人尽收眼底。


    面对记者“侵犯隐私”的拷问,该工厂的负责人解释说,摄像头只能照到很小一个区域,不会暴露关键部位,并认为“不是什么大事儿,没必要小题大做”。

    与之相对,工人的态度则是敢怒不敢言,虽然“有好几次都想砸了这破玩意儿”,但因为“担心被开除”,所以也只好任由镜头对准自己的后背。

    同样在这一年,深圳一家眼镜厂并找来若干保安,在男女厕所里巡游,人肉检测他们蹲坑的进度,并对玩手机的人进行“扣分”。

    ·从上面锯断

    为了让保安更好地巡查,该厂还特意把原本1.8米的厕所门截成1.6米,有时职工刚蹲下,一个脑袋就从上面探了进来。


    到了2019年,青岛的一家机电公司变本加厉,为了防止员工偷懒,直接在男女厕所里都装上了多个监控,后来在当地警方的勒令下,才被迫拆除。

    到了今天,随着科技不断进步,公司对员工如厕行为的监控,也基本脱离了粗暴的镜头窥视。

    取而代之的,或是对网络信号进行干扰,阻断如厕者刷短视频摸鱼的可能,


    或是将蹲坑时间精准地限定到秒,让排泄变成一场精神与肉体的竞速。


    在大数据的加持下,如厕不再是一个人代谢,而是一套把所有人按数据聚合在一起,可以不断进行优化的大系统。

    ·就像这样

    私密的卫生间都尚且如此,员工的工位就更不用说了。

    毛细血管级的监控

    法国的哲学家福柯曾提及过一个叫“全景监狱”的概念:

    一个圆筒形的牢房,中间插一座瞭望塔,监控者能在塔上看到每个牢房的情况,给每个囚犯都有一种“他可能在监控我的压力”,从而不敢造次。


    这概念迁移到今天的格子间,便是一个摄像头,监督着一群伺机摸鱼的雇员。


    面对这样的监视,绝大多数员工为了生计都选择了忍耐,但偶尔也会出现“勇士”。

    2020年,宁波有一哥们儿因为受不了监视,而带着同事用垃圾袋套住了公司的追踪式摄像头,结果惨遭开除。

    后来,劳资双方闹到法院,法官判公司违法解雇,赔了这哥们儿17万。

    但即便如此,摄像头的数量也仍在随时间而“通胀”——先是从1个增加到了6个,

    ·2007年就有人吐槽了

    然后又从6个泛滥到了“一人一个”,


    据一家游戏公司解释,他们之所斥资2万元,以让“每一个工位都能有摄像头”,只是为了确保没有员工会在工作中泄密。

    而这,还算是“光明正大防着家贼”的。

    2011年,宁波有个老板直接在自家幼儿园的各处装上了针孔摄像头,并以开玩笑的口气告诉他的女员工们:“你们不要去教室换衣服,我会偷看的。”

    ·当然,装针孔摄像头是违法的

    如果说摄像头监控的是员工的肉体是否听话,那么植入办公室电脑里的那些“生产效率软件”,检测的则是员工的精神是否紧绷。

    早在2006年,监控员工的QQ聊天内容,就成了一门颇具规模的灰产生意,每安装一款监控软件,经销商就可以赚上198元。

    ·一位人事主管正在查员工的聊天记录

    2010年,青岛有个小伙儿开发了一款代号叫“sino”的局域网检测软件。

    据他介绍,这东西能让老板实时监控员工的电脑屏幕和使用痕迹,而一旦有员工在上班时间上淘宝网,老板的电脑就会疯狂地闪烁报警。


    如今,在AI的加持下,监控软件甚至能通过员工平时的行为,分析他是否有离职的意向。



    而监控的程度,也细化到工作的每一分钟,包括:你今天有哪些时间处于“无所事事”的状态;


    你今天一共敲击了多少下键盘;


    所有这一切,都会化作一组清晰的数据或是一幅优美的曲线图,成为用来进行罚款和开除的“无可质辩的证据”。

    去年,网上流传出了一张大企业用来处罚下属的通告,不仅公示了员工用哪些App摸鱼,甚至连每个App所用的流量都给标注出来了。


    将这类软件与实体相连,便是杭州某家公司的智能坐垫。

    这垫子不仅能监测员工的心跳防猝死,还能在人离开工位时间较长后自动报警。这真正是做到了将员工的屁股牢牢锁死在数据的牢笼中。


    即便没有设备和程序,实时向上级汇报自己的状态,也成了无数员工约定俗成的义务,从周报到日报,从每天的工作量,到自己下班前的手机电量。

    ·“防止摸鱼”

    然而,这还没结束。

    公司的监控,就像一场永不停止的癌变,它从“8小时工作制”的盒子里缓缓溢出,渗透进名为“私人生活”的洁净空间。

    2018年,合肥有一哥们儿向《新安晚报》爆料,说公司给他和同事配置了专用的手机,并要求他们24小时开着,以便随时定位他们的位置。

    ·当时公司让员工签署的协议

    这种不分上下班,实时监测员工行程的行为,其实也是3G时代之前就已广泛存在老伎俩。

    2007年,在监控员工的灰产市场,每“盯”一个人,要价是6000元,从他醒来到他入睡,所有的行程都会以短信的形式,发送给监控的老板。


    而当疫情肆虐让居家办公成为一种常态后,监视也就顺理成章地完成了对员工生活的全面入侵。

    在工作日,即便名义上依然存在午休,居家做饭也成了某些领导所无法容忍的“浪费时间的行为”。


    为了让自己的员工“即便在家也能保持效率”,有公司要求员工全天开视频,还有的则直接要求全员装监控软件,每5分钟截屏一次,一天考勤不到89次就算旷工。

    这下,员工别说什么如厕自由,就连蹲坑的基本权利都失去了。


    而这些监控活动所实现的,则是一种公司对员工的,绵密如丝的控制。

    新时代的“控制论”

    在这种凝视的监督下,报备成了摄像头下员工的必修课——对镜头的警觉,最终转化成对行为的自觉。


    而这,便意味着员工的工作日常,被公司切割成了大大小小的若干团块。

    个体只要在规定的时间,执行规定的行为,便能获得“高效与积极”的考勤评价,便能成为那个“不卡壳的齿轮”。


    于是,员工真正由人转化成了字面意义上的“人力资源”,成为Excel表格里可量化的一组数据。

    对于那些仍存个性的“不稳定零部件”,公司则会滴几滴名叫“惩戒”的润滑油,通报,罚款,甚至侵犯个体最基本的人权。


    而当“润滑”也失效后,就是降薪和开除,甚至有公司在辞退员工后,还将他们的照片和辞退原因晒在官网上,就好像在展示一堆淘汰的废品一般。


    所以,这种监狱式管理的效果究竟如何呢?

    有个案例或许能告诉我们答案。

    2010年,《扬子晚报》报道了一家江苏的物流公司。

    这家公司采用一套极其先进的电子管理系统,不但能给员工规划最佳的运货路线,还能监控工人的所有生活细节:

    员工解完大手不冲水,系统会直接报警;员工出门不关宿舍空调,跟老家煲几个小时电话粥,凌晨1点就接到了辞退通知;甚至连公司的厨子做饭不戴厨师帽,也会迅速接到短信提醒……


    那么这样一家全面监控、高度智能化的公司现在如何呢?

    我用相关网站查了下,发现它司法涉诉325条,公司成立没几年,执照就已被吊销。

    毕竟,组成公司的基本单位从来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都是一个个棱角分明的个体,而不是在高压下的重复执行,不是在摄像头下的一刻不停,不是永动的僵尸齿轮,更不是整齐划一的资本工具。

    设计/视觉 Ela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