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 新智元
  • 2022年9月28日02时

    手机中的「万亿颗芯」何时能由中国造?《新智者Talk》开播上热搜!



    新智元报道

    编辑:武穆Aeneas 好困
    【新智元导读】由微博、新浪新闻、新智元共同打造的《新智者Talk》栏目正式开播。中国企业何时能造出手机中的「万亿颗芯」?新智元创始人杨静对话科大讯飞联合创始人、聆思科技董事长胡郁,带来深度解读。


    这个月,苹果和华为都推出了今年的最新旗舰手机——Mate 50 Pro和iPhone 14 Pro。


    在数码达人圈里,掀起了一股热潮。


    而智能手机的大脑——芯片,无疑是现在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假如芯片断供的那一天真的到来,我们的日常生活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在这个资讯爆炸的时代,我们更需要专业的见解。


    9月28日,由微博、新浪新闻、新智元共同打造的《新智者Talk》栏目推出首期节目,新智元创始人兼CEO杨静女士作为主持人,与科大讯飞联合创始人、聆思科技董事长胡郁先生一起,围绕「AI与芯片 巨变前夜的最大挑战」这个话题,为我们逐一分享了当前AI芯片的现实、成熟制程与高端制程对人们生活的影响、AI计算和元宇宙的底座以及中国芯片企业面临的机遇与最大挑战等问题。


    <2 style="margin-bottom: 0px;line-height: 1.75em;margin-left: 8px;margin-right: 8px;">

    作为AI领域的首档破圈节目,《新智者Talk》开播不到1个小时,就登上了微博热搜。

    手机里的万亿颗芯


    九月份引人注目的大事件之一,就是一年一度的「科技春晚」——苹果发布会。而就在苹果发布会的前一天,华为的新品发布会也召开了——Mate 50和iPhone 14正式对打。


    众所周知,现在的手机大战,很大程度上就是芯片的对战:一部手机里有100多颗芯片,而背后的手机产业链需要「万亿颗芯」作为支撑。



    对此,杨静女士问道:




    「iPhone14和华为Mate50主要由哪些芯片驱动,它们的性能有哪些差异呢?」


    胡郁认为,要分析差异,就得从CPU入手。


    这次苹果发布的iPhone14有两个版本,高端版本用的是A16处理器,低端版本用的是A15处理器,这两款都是苹果用Arm的内核自己生产的CPU。


    来源:极客湾


    华为上一个商务主流机型是Mate40,而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这次Mate50没有用原来自己麒麟的CPU。


    在Mate50中,华为用的是高通骁龙7系列和8系列的芯片。


    虽然从跑分上来讲,高通的骁龙和苹果的芯片在同一水平上。



    但是要知道,手机里的CPU不仅具有运算功能,还有通信的模块。


    运算的部分,大家都一样——不管高通还是iPhone、华为,用的都是Arm的内核。所以要比拼的重点,就在通信模块上了。


    来源:极客湾


    曾经,麒麟芯片可以说是独树一帜。


    华为的麒麟最新一代的芯片,包括8000和9000系列,制程已经达到了5纳米。而且由于华为的5G做得很好(在5G通信领域,华为取得的专利数是全世界TOP1),所以麒麟芯片计算和通信的组合性能非常好,双重buff叠满。



    而现在,华为的麒麟芯片生产线被拦腰斩断,只能用高通的骁龙7和8了。


    而高通供给华为的骁龙7和8系列芯片,不带5G的模块,这就导致华为Mate50只能用4G网络,不能用5G。


    也许有的读者会说:5G和4G的差别很大吗?怎么我感觉不到呢。


    这是因为,现在5G的应用还没有完全地爆发。只是使用微信、看短视频、玩游戏,确实显不出4G和5G的差异。



    但是在未来,随着5G的应用场景越来越多,这种差异会越来越明显。


    而这一天,也许不远了。


    芯片是AI、云计算和元宇宙的底座


    最近几年,随着中美竞争的加剧,芯片领域成为一个重要的战场:芯片是AI云计算和元宇宙的底座,也是未来数字世界的一个基础。


    因而,美国小动作不断,频频「卡脖子」。


    而中美在芯片领域的「脱钩」,又会不会对我国造成重大的影响?


    基于这种担忧,杨静女士提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中国是现在世界上最大的芯片进口国,中国去年进口的芯片差不多有4500亿美元,这就造成中国在芯片上对外的依赖。有学者认为:美元在未来的垄断地位将从石油美元转为芯片美元,芯片也是美国未来的立国之本,您同意这种说法么?」

    胡郁基本同意这种说法。他进一步补充道,手机上有将近100颗芯片,这些芯片我们都把它叫做有源芯片,但其实手机里面还有一些传统我们不认为是芯片的东西,但是对手机非常重要。



    比如涉及到通信,手机有一种元器件叫滤波器,滤波器就是通过无线里面把那些不同波段的波速能够转到手机可以认识和接收的频段里。


    来源:RF技术社区


    滤波的意思就是来一大段各种各样的波,然后把我们需要的过滤出来。


    这种滤波器在手机里大概也有跟芯片差不多的数量,这里面其实也涉及非常高精尖的技术。


    前端时间稻盛和夫去世了,他创办的第一个公司叫京瓷(京陶瓷株式会社 ),它就是全球最大生产陶瓷滤波器和陶瓷元器件的厂商之一。


    对此,杨静女士又问道:




    「苹果手机和Mate50里的滤波器主要是京瓷生产的?」


    胡郁解释称:并不是。日本不是只有京瓷在这方面强,其他如村田,都是非常好的生产滤波器的公司。


    这些滤波器对我们计算和无线通信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互联网汽车也大量用到这些东西。


    来源:RF技术社区


    中国公司在滤波器方面与世界先进水平存在差距,也有卡脖子的风险。


    基于这些担忧,杨静女士向胡郁提出一个问题:




    「虽然现在我国进口先进制程光刻机有困难,但手机芯片和服务器芯片还是正常进口的。假如未来主流芯片对我们断供,我们会面临哪些无法回避的问题?年轻人的网络生活会停摆吗?」



    对这个问题,胡郁有自己的判断。


    我们知道,不同复杂度的芯片对制程的要求是不一样的。对于一些简单的芯片,14纳米就够了,但如果是复杂的芯片,14纳米根本满足不了。


    举个例子,现在太空和军事上用的一些芯片,其实精密程度并不高。


    当年阿波罗登月时用的芯片,运算能力跟现在的计算器差不多,但照样能让人类完成登月任务。



    但是在消费电子品领域,就不是这么回事了。在消费者的使用体验上,低制程和高制程的芯片有着天壤之别。


    比如看视频时,如果在高制程芯片的手机上, 你能看高清的视频,而在低制程芯片手机上,就只能看标清的。



    虽然芯片对生活的影响很大,但胡郁认为,大众性的芯片或者消费类的产品应该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这是因为,这些领域的芯片属于存量市场,就处于现有的技术水平。


    而且,也不是说ASML的光刻机全都不卖给中国,只是最高端的那部分不卖,并且不在中国本土生产。


    也就是说,供应也是分层的,途径不会完全切断。既然我们自己能产,他自然也就会卖。


    只有我们不能产的,才会被「卡脖子」,比如研发领域用到的高端GPU。


    但在胡郁看来,即使是这些芯片的断供,也不会让我国的技术发展停摆。



    他给出的理由是:技术、产品、专利、数据、知识产权,确实很难从一个国家流入另一个国家,但思想的流通是阻止不了的。


    既然人与人还可以交流,就不会存在完全的隔绝。开源精神、开源思路的交流,并不会停止。


    就拿英伟达现有的V100、A100和H100来说,这些芯片每隔两年就会更新一代。


    但中国现在也做出了相当于V100的芯片,甚至在今年的下半年或者明年年初,我们可能会做出来相当于A100和H100的芯片。


    因此断供并不意味着我们现在没芯片可用,只是意味着会存在一定的时间差,让我们的发展速度慢一点。


    十字路口,巨变前夜的最大挑战


    苹果现在市值已达2.7万亿美元,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富可敌国。


    但任正非说,全球经济长期衰退,华为要把活下来作为主要纲领,追求利润和现金流,保证渡过未来三年的危机。


    在这种寒意逼人的挑战下,中国AI产业的未来出路在哪里?中美产业生态之间的差距会不会越拉越大?


    结合胡郁上面的分析,杨静女士觉得这个话题还可以更深入。


    她问出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




    「作为寒武纪的天使投资人,在您看来,以寒武纪为代表的这些正在崛起的中国芯片公司,什么时候才能够实现手机里万亿颗的中国造芯片呢?如今国内的芯片产业生态现状如何?」


    对于这个问题,胡郁的看法是,由于受到光刻机的掣肘,中兴国际等公司还很难量产14纳米以下的芯片,甚至28纳米也有一定难度。


    但现在有困难,不代表日后就不能克服。



    中国芯片的崛起,要从内因和外因两方面来看。


    从内因上来说,如果中国的消费者既有足够大的需求量,同时也有对应的消费能力,大量的商业消费就会拉动整个产业链的发展。


    比如华为的手机就是这样的良性循环:咱们中国的消费者有能力大量购买华为,就带动了整个产业链。毕竟芯片和算法的进步,是被用户需求刺激出来的。


    来源:每日互动


    从外因上来说,AI场景或元宇宙的落地提供了宝贵的时代机遇。


    随着第三次世界人工智能浪潮的到来,在过去的15年里,AI在基础领域取得了突破,但是真正落地的场景,更多的是在城市,比如教育、医疗等。


    而AI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它还没有进入我们的个人生活领域。


    虽然有一些小小的应用,比如翻译软件,比如停车场的车牌和人脸自动识别,但是它并没有真正进入到我们每个人身边的终端性产品。



    所以,AI的发展有下面两个趋势。


    一是穿戴式设备,它用到的AI技术会比笔记本电脑和手机多得多。


    二是智慧新能源车,包括自动驾驶、智慧座舱,还有家庭服务机器人等,这里一定会有大量的人工智能落地。



    当AI落在了跟每个人都相关的终端性产品上,大规模的人工智能产业才会爆发。


    听完胡郁的分析,杨静女士总结道:「虽然我们在芯片这个领域或者说整个的产业创新生态方面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新的巨大需求,就能给中国芯片企业带来弯道超车的机会。」


    不过,杨静女士认为在未来10年,我国的AI企业和芯片创业公司依然要面对很多挑战。



    基于此,杨静女士问道:




    「请您预测一下,未来10年我们中国AI企业或者芯片创业公司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国产芯片背后有14亿消费者,业界人士说中国落后的不是芯片而是理念,不应盲目追崇美国芯片,你怎么看?」


    胡郁认为,在诸多挑战中,最大的挑战就是真正捕捉到市场的需求,满足消费者的痛点。


    比如前些年,家电企业想了很多「怪招」,比如说在冰箱上装屏幕,这种东西虽然看起来酷炫,但不一定是消费者真正需要的。


    来源:黑白数码工厂


    做到这一点其实并不容易,因为有些消费者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需求和痛点。


    在这方面,乔布斯给我们上了一课。


    乔布斯当时做的iPhone、iPad能大获成功,关键就在于挖掘了消费者真正的需求,并且把它实现了。将硬件和软件一体化的完美体系,让用户有了完美的体验感。


    马斯克为什么能把做成新能源车?也是因为他找到了很好的结合点。



    在新能源车以后,还有下一代的手机,即下一代的穿戴式移动、通讯、计算终端,包括家庭服务机器人。这些在将来的5到10年,甚至20年之内都是非常有可能出现的。


    现在的科技企业也处在这样的关键点上。



    对于该如何看待中美在AI和芯片领域的竞合态势,胡郁也呼吁大家冷静看待芯片领域的竞争:当我们用芯片时,不要给它打上国别的标签,只有这样,才能看到芯片是人类智慧的体现,同时也能从需求和供给的角度来考虑整个芯片生态链。


    对于胡郁的呼吁,杨静表示赞同。她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创造者,未来的世界是由我们共同塑造的,我们的心态和我们的创新决定了这个世界的未来。」



    所以,智能冰箱、扫地机器人、穿戴式设备、智能家居……这些已经面世的智能产品,是你的生活必需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