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 每日汽车电讯
  • 2022年9月23日06时

    欧洲能源危机加重供应链困境,汽车业仍未走出至暗时刻



    天然气都不够用了。

    文/宋双辉

    2022年还剩最后一个季度,但是横亘在汽车行业面前的供应链困境并没有缓和的迹象。用德意志银行分析师Emmanuel Rosner的话说,整个汽车行业芯片和零部件短缺的改善速度比预期中还要慢。


    本周,丰田和本田两家日本车企相继宣布减产,其中丰田计划10月日本国内10条生产线停产12天,全球产量因此将削减10万辆至80万辆;本田在日本两座工厂10月初的产量将削减40%。


    影响两家日本车企产量的原因,就是持续的供应链和物流问题。此前大家还乐观的估计,下半年可以通过增加产能来弥补上半年的损失,现在看来有点盲目乐观了。


    更让人头疼的是,老问题还没解决,新问题又接踵而至,首当其冲的就是欧洲的能源危机。


    俄罗斯限制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之后,大众汽车最先坐不住了。虽然德国目前天然气储量接近90%,过冬应该不成问题,但是明年如果俄罗斯还不恢复供气,大众在欧洲的生产就会受影响。



    一位大众集团高管透露,基于高盛对德国天然气供应的研究预测,目前德国的天然气储备能够让大众汽车维持未来5-6个月的生产,但是如果俄罗斯不能恢复“北溪-1”管道的输送,明年6月开始大众集团会出现天然气短缺。


    短期来看,车企还能够通过在仓库、船舶和火车等运输通道中增加库存的方式来“囤气”,但是如果天然气短缺持续到明年,他们就不得不考虑转移生产了。


    大众集团在德国、捷克和斯洛伐克都设有大型工厂,这些都是最依赖俄罗斯天然气供给的国家。所以如果要转移生产,那么欧洲西南部或者北欧沿海地区这些更容易获取海运液化天然气的地区,以及葡萄牙、西班牙和比利时这些拥有液化天然气终端的地区,会是首选。


    天然气供应不足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问题则是越来越高的天然气价格对供应链的影响。


    大众汽车对外关系负责人Thomas Steg警告称,目前天然气和电力价格已经高到不受控制的地步,政府必须拿出办法,否则玻璃和化工等能源密集型领域的供应商肯定无力承担高涨的成本,尤其是中小型供应商,届时减产或停产将不可避免。


    在欧洲,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天然气和电力价格几乎是两年前的10倍,在美国天然气和电力价格也比两年前高出了5倍。


    除了天然气供应问题,电力价格高涨也影响了汽车行业。上周特斯拉刚宣布,由于能源价格上涨,欧洲的超级充电站会涨价。


    根据泛欧洲电力交易所Nord Pool数据,9月21日,欧洲电力系统均价为249欧元/兆瓦时,而去年同期只有101欧元/兆瓦时,同比涨幅达到了146%。德国和法国的电力交付价格徘徊在380欧元/兆瓦时的高位。


    除了能源成本飙升,物流货运的成本也居高不下。



    全球最大的船舶经纪公司Clarkson研究服务有限公司的数据显示,负责在全球运送汽车和工业机械的货轮的日收入已飙升至约8万美元,创2000年以来的新高。


    彭博社算了一笔账,按照60天的航程计算,每辆车的运费高达740美元,是疫情前的5倍。


    横在汽车行业供应链上的大山,真是一座接一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