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 AI前线
  • 2023年1月25日01时

    2022,又一批AI大牛从大厂出走了

    2022,互联网大厂科学家出走潮仍在继续。
    国内
    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负责人
    王刚离职创业

    2022 年 1 月,据 Tech 星球报道,阿里巴巴副总裁、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负责人王刚离职。知情人士透露,王刚离职后,将选择在清洁机器人领域创业,并已经获得融资。

    阿里对此表示,感谢王刚为达摩院无人驾驶技术作出的贡献,祝福王刚。

    公开资料显示,王刚曾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终身教授。2017 年,他加入阿里,先后担任人工智能实验室首席科学家,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负责人,身兼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负责人等。

    在担任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首席科学家期间,王刚是天猫精灵的第一代技术负责人,2017 年 7 月发布的天猫精灵 X1 中应用了王刚的多项研究成果。

    2017 年,王刚成为阿里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负责人。2021 年 9 月,王刚宣布,达摩院自研的 L4 级自动驾驶产品、末端物流无人车“小蛮驴”已落地全国 22 个省份,累计配送订单超 100 万单,为 20 多万人送过快递。并留下了此后 3 年的发展目标 — 3 年后,小蛮驴车队规模将达 1 万辆,日均配送包裹 100 万件。王刚表示,面向公开道路的无人卡车“大蛮驴”也已启动研发。这是王刚首次对外解析阿里巴巴自动驾驶战略布局。

    2017 年达摩院成立,自动驾驶实验室承担起阿里集团自动驾驶技术的整合统一任务,由王刚带队组建研发力量,开始面向应用的技术探索。王刚强调,阿里将持续长期投入自动驾驶。

    因与公司存在分歧,
    寒武纪 CTO 梁军离职

    2022 年 3 月 14 日晚间,寒武纪发布公告称,核心技术人员梁军先生因与公司存在分歧,通知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其实早在 1 月中旬,梁军就已经向公司提出了离职申请。根据梁军与公司签署的《劳动合同》约定以及《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公司于近日为其办理相关离职手续;离职后,梁军先生将不再担任本公司任何职务。

    寒武纪称,梁军的离职,会对公司的研发管理工作产生一定影响。公司已经建立了完备的研发体系,形成了专业的研发队伍,储备了丰富的专利技术,梁军的离职不会影响公司的技术创新,不会对公司整体研发实力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公开资料显示,梁军出生于 1976 年,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通信与信息系统硕士学历。2000 年至 2003 年间,曾就职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北京研究所,任工程师。2003 年至 2017 年,就职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基础业务部、深圳市海思半导体有限公司,历任工程师、高级工程师、主任工程师、技术专家、高级技术专家。梁军自 2017 年加入寒武纪,离职前主要从事研发管理工作,在公司担任副总经理兼首席技术官一直,系公司核心技术人员之一。

    阿里巴巴副总裁、达摩院副院长
    金榕离职

    王刚之后,达摩院又一扫地僧离职。

    2022 年 5 月,据 Tech 星球报道,阿里巴巴副总裁、达摩院副院长金榕离职。

    2014 年,金榕加入阿里巴巴,负责阿里在美国硅谷成立的 iDST 美国研发中心。他长期关注统计机器学习,重点关注大数据分析及其在信息检索、电子商务等领域中的应用,具体研发的产品包括手机淘宝 App 中的“拍立淘”功能。后担任达摩院副院长,负责机器智能研究领域,人称“超强大脑”。

    金榕是本科毕业于天津大学,硕士毕业于北京大学,是卡耐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博士。曾任密歇根州立大学终身教授,NIPS、SIGIR 会议主席及 KDD 等委员会委员,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 Career Award。长期专注统计机器学习,重点关注大数据分析及其在信息检索、电子商务等领域中的应用。

    字节智能语音技术工程师梅晓离职

    2022 年 5 月,字节智能语音技术工程师梅晓离职。2018 年,梅晓加入字节跳动。梅晓在字节的 AI-lab 智能语音部门主要负责人工智能相关数据制作与业务策略制定,主要是语音合成技术方向。

    据公开资料显示,梅晓拥有十多年的语音合成领域经验,了解语言学在该技术中的应用,和解决业务问题的技术方案。从中科院研究生院毕业后,梅晓曾在图像与语音技术领域权威供应商纽昂司中,担任高级研究员,后于 2016 年加入腾讯,担任高级工程师,负责语音合成的语言库制定,合成算法的评估等,在业务方面,梅晓团队作为中台为多项业务提供语音合成技术支持,其中就包括王者荣耀机器人的吕布、刘备、孙尚香等音色。

    华为自动驾驶 CTO 陈亦伦离职,
    加盟张亚勤团队

    去年 7 月 13 日,清华大学智能产业研究院(AIR)宣布陈亦伦加盟张亚勤团队,出任清华大学智能产业研究院(AIR)智能机器人方向首席专家。

    陈亦伦,博士毕业于美国密西根大学电子工程系,本科及硕士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在加入 AIR 前,陈亦伦曾担任华为公司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事业部自动驾驶系统 CTO、首席科学家,负责华为高阶自动驾驶技术解决方案设计,从 0 到 1 主导完成了华为第一代自动驾驶系统的全栈研发;还曾任大疆创新机器视觉总工程师,景焱智能技术副总裁、美国伊顿公司技术专家与项目群负责人等职位。

    原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
    阿里云研究院院长肖利华博士离职创业

    去年 5 月,原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云新零售事业部总裁、阿里云研究院院长肖利华博士(花名“肖博”)离职,并创办了智行合一科技有限公司。

    据悉,该公司为企业提供一站式数智化转型服务,包括咨询 + 软件 + 运营等服务,即帮助企业形成战略转型→业务重构→组织升级→IT/DT 建设→数智化运营的闭环,能够提供端到端的解决方案。

    在阿里的 4 年多时间里,肖利华曾负责集团战略大客户 A100、天猫赋能商家新零售(项目总 PM)、阿里云赋能商家数智化转型、政企各行业全链路数智化转型理论和实践等。

    达摩院预训练大模型 M6 技术负责人
    杨红霞离职

    2022 年 10 月,据媒体报道,阿里达摩院大模型带头人杨红霞已于 9 月初离职。

    杨红霞博士是超大规模多模态预训练模型 M6 的技术负责人。M6 大模型主打多模态、多任务能力,其目标是打造全球领先的具有通用性的人工智能大模型。

    2021 年 3 月,达摩院发布了国内首个千亿参数多模态大模型 M6,引发海外关注。OpenAI 前政策主管 Jack Clark 公开点评道:“这个模型的规模和设计都非常惊人。这看起来像是众多中国的 AI 研究组织逐渐发展壮大的一种表现。”

    据报道,杨红霞此次离职是因为个人家庭原因。Tech 星球的报道中称,此番杨红霞离职,被认为是达摩院对一些难以落地的商业化项目进行调整。一位阿里云内部人士透露,“达摩院很多项目都是远看很牛,近看难以落地”,虽然二者都在云与科技,但是达摩院的项目与业务产研隔的较远,也很少和云服务一起对外售卖。所以达摩院每个项目的落地应用和商业化程度,很多是个谜。

    此前,阿里一直强调,达摩院不用有盈利压力。但 2022 年,互联网企业普遍降本增效,达摩院也进行了诸多调整。

    杨红霞是 AI 领域杰出的人工智能科学家。资料显示,杨红霞 2007 年本科毕业于南开大学,获统计学学士学位。其后她去往美国杜克大学统计科学系攻读博士学位,师从 David Dunson 教授。杨红霞拥有顶级论文 40 余篇。曾任 IBM Watson 研究员、Yahoo!主任数据科学家等职。她曾带领团队获 2019 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最高奖卓越人工智能引领者(Super AI Leader,简称 SAIL 奖),曾获 2022 年福布斯中国科技女性 50 强的荣誉,获得 2020 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

    理想汽车智能驾驶 AI 算法负责人、
    AI 首席科学家王轶伦

    去年 10 月,理想汽车智能驾驶 AI 算法负责人、AI 首席科学家王轶伦离职。离职后,王轶伦可能参与创业。当时该消息一出,理想汽车相关负责人表示,“这属于正常人员流动。”

    在理想期间,王轶伦主要负责智能驾驶感知、地图等 AI 算法研发工作。据 36 氪报道,有消息人士称和内部研发压力太大有关。理想汽车的自动驾驶团队人数比小鹏少一半,同时 CEO 李想的扩张节奏又比较保守。另有接近理想的人士称,王轶伦离职的理由也或许因为理想的自动驾驶团队难以扩建,出于成本考虑没有批准足够的职位指标。

    王轶伦曾在一个采访中称,在理想,工作几乎变成了生活的全部。高强度加班下,他在一年胖了 20 斤。理想 CEO 李想也曾坦言:在理想,大家工作到晚上 12 点是很正常的,尤其自动驾驶团队,大部分周六、周日都在工作。

    海外

    国外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特斯拉 AI 和自动驾驶团队负责人离职

    去年 7 月 13 日,特斯拉人工智能负责人、公司自动驾驶团队负责人 Andrej Karpathy 在推特上宣布了离职消息。

    Karpathy 在 Twitter 上发文称:“过去 5 年,在特斯拉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奋进的途中,有幸与之一路同行,略尽绵力,就此道别是个艰难的决定。一路走来,Autopilot 系统已经从最初的车道保持辅助功能发展到了城市街道辅助驾驶,我希望未来有更多优秀人才加入 Autopilot 团队,延续这一势头。Karpathy 补充说,他目前还没有下一步的计划,希望花更多时间“重新审视我对人工智能、开源和教育技术工作的长期热情”。

    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在推特上回复,感谢 Karpathy 在公司的工作。

    在 2017 年进入特斯拉之前,Karpathy 曾是 OpenAI 的 AI 科学家,在人工智能相关领域拥有广泛的背景,并且是斯坦福大学最受尊敬的深度学习课程之一的创建者。在马斯克收购 OpenAI 后,Karpathy 顺理成章地进入了特斯拉。

    加入特斯拉后,Karpathy 管理着一个由资深机器学习科学家和工程师组成的团队,他的工作重点是为支持 Autopilot 高级驾驶员辅助系统而构建计算机视觉系统,这与他之前的论文以及在 OpenAI 的工作重合度很高。

    Karpathy 在特斯拉的这 5 年,同时也是特斯拉将”人工智能“四个字从汽车向通用领域普及的“基石时代”。

    外界猜测,Karpathy 的离职或许是因为多年来特斯拉承诺的全自动驾驶(FSD)功能集一拖再拖,迟迟未能交付,并且 Autopilot 相关的交通事故频出。

    Meta 多名 AI 高管离职,
    AI 团队经历重组

    今年以来,Meta 已有多名高管离职。

    4 月,Meta 首席技术官 Mike Schroepfer 离职。在 Meta 工作了长达 14 年的首席运营官 Sheryl Sandberg 于 6 月 1 日宣布将于今年秋天离职。在 Sheryl Sandberg 宣布离职一天后,Meta 的人工智能副总裁杰 Jerome Pesenti 也宣布辞职。紧接着,在 Meta 工作了 11 年、负责数据中心和核心基础设施的高级工程主管 David Mortenson 也宣布即将离职。他的直接下属,现任工程副总裁 Santosh Janardhan 将晚些时候接任该职位。

    去年,Meta 的人工智能团队也进行了大规模重组,包括:负责任的 AI 组织将加入社会影响团队(Social Impact team);产品团队负责保护平台用户,改进推荐,使内容更加相关,并改进广告和商业服务,这些工作将转移到产品工程团队;AI4AR 团队将加入 Reality Labs 的 XR 团队;AI 研究团队 FAIR 将成为 Reality Labs Research 的新支柱。它的使命和章程将保持不变,即通过卓越的研究、开放的科学和广泛的合作来推动 AI 的根本性突破。FAIR 团队将继续拥有强大的领导班子,包括 Joelle Pineau、Antoine Bordes 和 Yann LeCun。

    谷歌 26 位 AI 大牛出走

    根据 Business Insider 的一项调查统计,近一年内,仅 Alphabet 就有 26 位 AI 专家离职,包括子公司谷歌、DeepMind 。

    有很多 AI 专家离职后创办了自己的公司。

    例如,Adept AI 是 2022 年 4 月成立的一家初创公司,这家创业公司专注于创建一种基于与文本生成工具相同核心技术的机器人,其 CEO、CTO 和首席科学家都来自谷歌。Adept AI 的 ECO David Luan 是前 OpenAI 加州实验室工程副总裁,曾加入谷歌大脑,GPT-2、PaLM 的论文作者之一,参与了 GPT-3 的部分工作;Ashish Vaswani 是 Adept AI 首席科学家。Niki Parmar 是 Adept AI CTO,前谷歌大脑研究员。

    谷歌人工智能产品与政策副总裁, DeepMind 人工智能实验室的创始成员 Mustafa Suleyman 在离职后成立了在通用建模领域创业公司 Inflection AI ,并担任其 CEO 和联合创始人。这家公司在去年 5 月筹集了 2.25 亿美元资金。据悉,至少有四名谷歌 AI 员工在去年加入了 Inflexion AI。

    去年,DeepMind 也有多位专家离职,加入初创公司。例如,去年 1 月,Martin Schmid、Matej Moravcik 和 Rudolf Kadlec 离开 DeepMind,创立了专注股市和加密货币领域的 AI 初创公司 EquiLibre Technologies。三人均是 DeepMind 德扑 AI DeepStack 的开发者;DeepMind 前高级研究员、Player of Games 的合著者 Rudolf Kadlec 目前是 EquiLibre Technologies 的 CTO、联合创始人。

    写在最后

    这几年,科学家从互联网大厂出走已渐渐成为一种潮流,他们有的换厂任职,继续扎根工业界,有的选择走上创业之路,有的从工业界回归学术界...

    这波科学家出走潮无疑将对大厂、对互联网的发展带来一定影响,对于大厂来说,或许要面临人才的流失的挑战,但从另一个层面看,大厂也为行业输送很多人才,这些顶尖 AI 人才仍是推动 AI 创新的重要力量。不过,到底影响几何,后续还需要时间来评估。

    今日荐文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元宇宙风口已过?业内专家:借着机器学习的“东风”,元宇宙之火将越烧越旺


    你也「在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