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 新智元
  • 2023年1月21日01时

    「硅谷最强养老院」谷歌全球大裁1.2万人!CEO跪求离职创始人急推「聊天机器人搜索」



    新智元报道

    编辑:好困 Aeneas
    【新智元导读】ChatGPT恐要掀起业界革命,谷歌是真被逼急了。虽然连夜紧急裁员12000人,但仍保留了精锐部队,大力发展AI。

    硅谷再无养老厂!

    今天,谷歌创立25年来首次大裁员。

    当地时间凌晨两点,谷歌CEO劈柴发备忘录官宣:全球裁员6%——12000人

    通告地址:https://blog.google/inside-google/message-ceo/january-update/

    早上7点,被裁员工陆续收到裁员邮件。

    有员工在一亩三分地发帖说:

    其实在Meta裁员的时候心里早已接受时至今日再无养老大厂的事实了,可能对谷歌还留有一丝丝幻想,现在也算是幻想破灭。

    裁员消息一出,股票瞬间上涨5%,市值接近1.3万亿美元。

    硅谷大厂轮番大清洗

    昨天的文章里我们刚刚提到:「增长放缓、利率上升、通货膨胀、很可能会出现经济衰退……经历了长达10年的牛市,科技大厂们不得不直面新的现实。」

    快小半年了,美国科技巨头们在轮番靠释放压力。去年11月,推特、Meta等大厂开始了第一波「硅谷大清洗」。最近几天,微软裁员1万人,亚马逊裁员1.8万人。

    今天的谷歌裁员1.2万人,会是最后一波触底吗?谁也不知道。

    这个消息一出,立刻登上了知乎热搜榜。

    网友感慨: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互联网快速扩张的神话时代,终究是过去了。

    来源:知友「阿董Adong」

    12000人被裁,至少补偿六个月工资

    据悉,此次谷歌裁掉了12000人,占整个公司6%的比例。相比Meta的13%推特的53%,谷歌的裁员比例并不高。

    这12000人,几乎涵盖了谷歌的每一个团队,无论是谷歌云、Chrome浏览器,还是安卓和搜索团队,无一幸免。

    根据The Information报道,云计算部门是谷歌近年来增长最快的部门之一。

    最近,这个部门正在与大客户谈交易,结果交易还没谈成,就先受到了大裁员的波及。现在,云计算部门已经重组,战略、招聘和市场团队悉数被裁。

    从裁员补偿条件来看,谷歌的「业界良心」人设不倒(拉踩一下隔壁正绞尽脑汁琢磨怎么少发裁员补偿的马斯克)

    • 在整个通知期(至少60天)内正常支付工资
    • 补偿金额从16周工资起跳,每多工作一年就增加两周
    • 继续支付2022年的奖金和剩余的假期
    • 提供6个月的医疗保健、工作安置和移民支持

    然而,与之前受到较小规模裁员影响的人相比,这次被裁的员工将更难在谷歌找到新的工作。
    比如,谷歌去年9月在Area 120内部孵化器中裁掉的员工,就可以作为所谓的内部候选人申请公司的其他职位,但此次被裁员的员工将不得不作为外部候选人申请职位。
    此外,谷歌还暂停了新的永久劳工证申请,这是在美国工作、持有签证的员工获得永久居留权的第一步。
    据知情人士透露,谷歌曾告诉员工称,鉴于最近几个月被裁减的美国科技工人的数量,公司很难再去支持外国员工获得绿卡。

    靠门禁确认是否被裁,谷歌也上演「鱿鱼游戏」

    谷歌的裁员传闻,已经影影绰绰传了很多天。

    去年7月底,就有新闻爆出,劈柴在公司大会上敦促员工要「提高生产力」。那时就有人预感不妙,发出预警,如今看来,这是一场酝酿了7个月的「屠杀」。
    当然,不是所有员工都这么嗅觉灵敏。一些后知后觉的员工,在收到裁员邮件后,瞬间崩溃。
    一位在谷歌工作20年的老员工表示,当自己收到老东家的裁员邮件,仿佛脸上挨了一巴掌。
    唯一宽慰的是,他得到了56周的裁员补偿。
    据悉,此次谷歌的裁员标准,并不是看业务表现。
    跟之前Meta等大厂一样,谷歌这次也有裁掉能力强的优秀员工、留下平平之辈的现象。有的员工刚被升职,获得了领导表扬,转眼就被裁掉。
    只能说,这批硅谷大厂裁员的标准十分混乱,十分随机,不稳,不准,但狠。
    谷歌这次的裁员「大刀」,挥得非常迅速。7点发裁员邮件,8点左右锁住了系统。
    据「硅星人」报道,没来得及看到邮件的员工们早上到了办公室,才发现自己的门禁卡竟然刷不开了。
    在谷歌的纽约办公室外,来上班的员工们不得不排成一队,看自己刷卡时灯是红是绿。灯红就卷铺盖走人,灯绿就安全——刺激得仿佛「鱿鱼游戏」。

    高绩效也逃不掉,谷歌大脑幸免于难

    其实说来,这次的裁员也早有预兆。

    去年11月,便有人在Blind社区上爆料称:下一轮大裁员,就在谷歌
    没过几天,谷歌的「低分强制令」就来了:每个部门必须有10%的员工被标记为绩效不达标(Support Check-in),甚至有的VP要求下属经理标为12%。
    而素有「硅谷养老院」之称的谷歌,在薪资上也是一骑绝尘,属于让众码农眼红的存在——
    中位数比微软高67%,比全美前20的科技公司高153%。(这还是在一年多前)
    作为最赚钱以及最安全的工作场所之一,谷歌在2020年3月至2022年6月期间,员工人数增长了40%之多!
    然而,谷歌的广告业务却开始放缓。
    很快,股东们便纷纷向谷歌施压,要求「降本增效」。
    为此,谷歌也在去年夏天一度冻结了招聘。
    不出所料,在这次的大裁员中,那些担任管理职位或者年薪高达50万到100万美元的,果然成为了重点目标。
    但上文我们已提到,这次即便是手握高绩效的员工,也没能逃过一劫。
    不过,有一个部门相对来说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谷歌大脑人工智能实验室。
    首先,谷歌大脑的核心业务利用AI来实现产品的个性化,以及改善广告的定位。很明显,这些都是谷歌的重点项目。
    其次,谷歌大脑也不得不担起对抗ChatGPT和微软的重任。据The Information报道,他们现在正紧急与产品组合作,研究如何能够开发出由AI驱动的新服务。
    自从ChatGPT爆火之后,谷歌面临的冲击是一波又一波。微软已经放话,要把OpenAI的技术整合到Bing搜索Office云平台Azure中,谷歌却似乎一直在保守应对。
    现在看来,谷歌是真的沉不住气了。再怎么裁员,AI部门也要保住。
    相比之下,负责孵化新业务的谷歌「X」团队,就没那么好运了——「X」的战略、运营员工和部分工程师已经被裁。
    要知道,Alphabet的明星子公司Waymo,就是从「X」的自动驾驶汽车项目而来的。
    目前,「X」的项目包括「日常机器人」(开发能够完成人工作业任务的机器人)和一个「合成生物学」小组都受到了影响。

    向3年前离职创始人求救,急推20个AI项目

    虽然ChatGPT有很多问题无法解答,而且或多或少会出现一些错误,但毋庸置疑的是,它已经能替代谷歌完成相当数量的任务了,而且效果有时还更好。

    此外,微软在OpenAI身上进行的大规模投资,对谷歌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尤其是在云计算领域。
    目前,云计算这个利润丰厚的增长市场主要还是由价格驱动的,而独家的人工智能功能则可以带来明显的竞争优势。
    是的,ChatGPT爆红后,面对微软和OpenAI的步步紧逼,谷歌终于还是服软了!
    据《纽约时报》报道,谷歌CEO劈柴在上个月,紧急召回了已经隐退的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来商讨下一步的战略——
    也就是,直接与ChatGPT对抗的「聊天机器人搜索引擎」,以及20个全新的人工智能产品。
    左:Larry Page;右:Sergey Brin
    据知情人士透露,自从佩奇和布林在2019年退出谷歌的日常工作后,他们便采取了自由放任的态度。
    在过去几年中,他们到公司主要是为了检查所谓的登月项目,Alphabet称之为「其他投资」。直到前段时间,他们在搜索引擎方面的参与度也都还不高。
    但这次,佩奇和布林不仅深入参与到了谷歌AI产品战略的审查之中,批准了将更多聊天机器人功能整合进搜索引擎的计划,而且还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和想法。
    其实,这两位创始人,长期以来一直热衷于将人工智能引入谷歌的产品。
    谷歌前高级副总裁Vic Gundotra回忆说,他在2008年左右给佩奇先生演示了一个新的Gmail功能。但佩奇先生对这一努力不以为然,问道:「为什么它不能自动为你写那封邮件?」
    现在看来,谷歌在进军AI领域最争取的部署,大概就是在2014年收购了位于伦敦的领先人工智能研究实验室DeepMind。

    全新的「聊天机器人搜索」和AI产品

    据《纽约时报》报道,谷歌计划在今年推出20种新的人工智能产品,以及一个具有聊天机器人功能的搜索引擎。

    具体细节会在5月举行的I/O大会上公布。
    其中一个产品,据说是用于人工智能图像生成和处理的「图像生成工作室」(Image Generation Studio)。
    技术基础可能是去年发布的图像生成模型Imagen,当时谷歌便声称其效果比DALL-E 2更好。而之后推出的Re-Imagen,也让谷歌有了一个定制图像模型的有效方法。
    其他产品有,可以让开发者更容易为互联网浏览器编程的MakerSuite;更容易为安卓构建应用程序,并生成、补全和修复代码的Colab + Android Studio。
    此外,还有基于大规模语言模型PaLM的代码生成/补全模型——PaLM-Coder 2,功能上类似于OpenAI的Codex。
    以及:
    • 新的人工智能测试环境「AI Test Kitchen」
    • 用于定制YouTube背景的绿幕功能「Shopping Try-on」
    • 用于Pixel智能手机的墙纸生成器
    • 可将鞋子3D化的应用程序「Maya」
    • 在视频中生成视频摘要的软件

    不再「风险厌恶」,谷歌开始出击

    此前,对于谷歌面临的危机,Stability AI的创始人Emad Mostaque曾这样评论过:「Google 仍然是大型语言模型(LLM)领域的领导者,在生成式AI的创新上 ,他们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尽管如此,他也承认:谷歌「没有很好地与股东和市场沟通,有点过于谨慎了」。
    而现在,显然谷歌不愿再继续保守下去了。它希望加速AI的发展,并且愿意承担更多风险。
    据说劈柴在内部加快了产品审批流程,并为人工智能项目建立了一个更快的流程路径,称为「绿色通道」(Green Lane)。
    劈柴告诉各部门:现在要更快地发布人工智能产品,要制定流程,更独立地进行审查。看来,谷歌现在在发布人工智能技术时,已经「重新调整」了自己的风险偏好。
    不过,这个原则此前并不适用于「聊天机器人搜索」。
    对此谷歌曾表示,自己「特别重视」聊天AI的安全性以及输出正确的信息,而这正是ChatGPT经常被批评的一点。
    (对此,在OpenAI CEO Altman最近的采访中,他还特意阴阳了一把谷歌。)
    现在,谷歌也学精了。在即将推出的谷歌产品中,这一标准将被降低。
    此前,谷歌之所以对于聊天机器人这么谨慎,也是出于政治上的考虑。据《纽约时报》报道,谷歌的领导层预计,「由于对错误信息、有害内容、偏见、版权的担忧不断增加,对A.l.监管工作的压力也在增加」。
    现在,谷歌的「绿色通道」快速审查程序,将推动那些试图确保技术公平和道德的团队,更快批准公司即将推出的人工智能技术。
    据悉,谷歌还将为开发人工智能的团队找到自己的审查方式,并将 「重新调整」它们发布技术时愿意承担的风险水平。
    谷歌这样做,会带来哪些后果?目前尚不清楚。
    毕竟,根据谷歌汇编的分析,当涉及到识别那些有毒的内容时,其技术要远远落后于OpenAI的报告指标。
    其中,OpenAI在所有类别上的表现都要更好,而谷歌在评估内容时也没有达到人类的准确性。
    参考资料:
    https://www.cnbc.com/2023/01/20/google-to-lay-off-12000-people-memo-from-ceo-sundar-pichai-says.html
    https://www.theinformation.com/articles/google-laid-off-high-performers-and-earners-while-brain-ai-lab-largely-spared?rc=epv9gi
    https://www.nytimes.com/2023/01/20/technology/google-chatgpt-artificial-intelligence.html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79791674
    https://mp.weixin.qq.com/s/Rn0tXRDyJQIl4-Q7dMLL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