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 GameLook
  • 2023年1月04日11时

    中国玩家力捧,《鹅鸭杀》在线47万超Among US创Steam纪录,竟有手游?

    「点击上方"GameLook"↑↑↑,订阅微信」

    恐怕很多人都没有想到,2023年游戏圈的爆款话题会始于一款Party Game。没错,还是那个去年底就因中国游戏主播带货而屡创Steam在线人数新高的《鹅鸭杀》。

    1月2日,《鹅鸭杀》的Steam在线峰值人数正式突破47.5万人,不仅再度刷新了自身的纪录,也一举超越前辈《糖豆人大作战》和《Among Us》,成为Steam有史以来峰值在线人数最高的派对游戏。

    然而如同GameLook此前的报道一样,见证着每一次纪录刷新的,还有《鹅鸭杀》稍显羸弱的服务器。果不其然,在中国玩家因此把“鹅鸭杀”三字送上微博热搜第一后,官方也发推确认服务器在破纪录当日再度崩溃。同时,官方开发人员也在Steam回复玩家时表示,由于比预期玩家又高出了10万,服务器已经达到容量上限,团队已于近期升级服务器,并正在努力让服务器尽快稳定下来。

    无论是服务器崩溃,还是在线人数的屡创新高,都无疑体现出《鹅鸭杀》的巨大人气。但从寂寂无名到扬名天下,如果你认为中国主播们是《鹅鸭杀》的唯一“恩人”,那或许就大错特错了。

    天团巨星带动韩国人气,手游表现难言成功

    2022年11月14日,在许多国内主播还没有接触到《鹅鸭杀》时,韩国艺人金泰亨在韩国著名的粉丝社群平台Weverse上直播游玩了一小时《鹅鸭杀》,并在直播期间邀请粉丝加入,与尽可能多的人一起体验这款产品的乐趣。

    对于金泰亨这个名字,不熟悉韩娱的读者或许会感到陌生,但提起他的另一个身份,相信多少会有所耳闻——BTS防弹少年团的副唱。作为曾到白宫得到美国总统拜登接见、并在卡塔尔世界杯开幕式上献唱主题曲的亚洲第一天团,BTS不仅在韩国家喻户晓,更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有着一定的知名度,GameLook此前也报道过以该团为背景的手游产品在日韩市场都有不俗的表现。

    于是,尽管只有短短一小时的直播,但随后的故事便喜闻乐见了。在粉丝们的狂热传播下,《鹅鸭杀》在韩国的人气水涨船高,并最终推动其在12月初实现了16万+的峰值人数新纪录。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一点是,《鹅鸭杀》并不是一款Steam独占游戏,而是一款在PC、Mac、iOS和安卓四大平台都有官方客户端的多平台产品。在金泰亨的带货下,韩国市场也成为了《鹅鸭杀》手游表现的支柱。

    第三方平台数据显示,《鹅鸭杀》手游迄今为止下载量接近600万次,而内购收入在400万人民币左右,其中韩国市场独占鳌头,贡献了28%的下载量和38%的营收,在下载方面紧随其后的则是泰国和越南,从中不难看出,亚洲是其主要市场。

    作为一款北美团队开发的产品,突然在亚洲爆红,金泰亨的带货自然居功至伟,但另一方面也必须看到,去年一年话题度最高的派对手游、“山寨糖豆人”《Stumble Guys》几乎也统治着欧美市场,这使得《鹅鸭杀》很难在这些地区有所突破。

    与此同时,由于版号的限制,《鹅鸭杀》手游暂时也无法登陆中国市场,这同样也影响到了手游端的表现。客观来说,600万的下载量和400万的收入在当下的手游市场甚至不及爆款的月度数据,因此《鹅鸭杀》手游的表现难言成功。

    不过考虑到手游巨大的营销和买量成本,连服务器稳定性都难保障的《鹅鸭杀》开发团队Gaggle自然也是无力承担,能在金泰亨的带动下在韩国市场有所斩获,已经算是意外之喜。更何况,在韩国的成功更让Gaggle CEO现身了去年底在韩国釜山举办的G-Star 2022游戏展,也让他得以透过韩媒采访向外界传递更多幕后故事和商业规划。

    致敬并超越前辈,探索更多商业模式

    在此前的报道中,GameLook就曾提到Gaggle是一家相当小规模的社交游戏公司,在《鹅鸭杀》之前,该公司仅推出过几款人气平平的密室逃脱手游。事实上,这家公司的CEO Shawn Fischtein确实曾是一位线下密室逃脱行业的从业者,甚至还在2016年作为加拿大线下密室逃脱的佼佼者接受过外媒专访。

    而在此次接受韩媒采访时,Shawn也并不讳言,从密室逃脱转向狼人杀,常被玩家拿来与《鹅鸭杀》比较的“前辈”《Among Us》,确实是他和团队的灵感之源。

    Shawn表示,作为社交游戏公司的负责人,在《Among Us》爆红后,他也选择与团队成员游玩这款游戏来打发社交时间,正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相当认可这款产品的玩法设计,但同时也认为存在不少改进空间。他们不希望只是修改原作、制作MOD或者构建游戏的全新部分,而是真正创作一款属于自己的新游戏。于是,他们联系了一位投资人,从而得以创作一款更上一层楼的社交游戏。

    在他们看来,《Among Us》更像是一维的简单游戏,而他们想做的,就是制造更多混乱局面和随机性,丰富游戏体验。同时,他们也认为语音聊天是游戏的核心机制,因此在设计时就将其作为原生支持的重要系统,这也使得游戏中玩家在存活状态下能够以更多不同的方式与队友进行沟通协调,同时也为引入更多新玩法和新机制提供了可能。

    从结果来看,《鹅鸭杀》确实看上去比《Among Us》更混乱,但也拥有上限更高的游戏玩法,100小时游戏时长的玩家和5000小时游戏时长的玩家在游戏能力上的差异可以很直观地体现在游戏中。用Shawn的话说,他们团队所做的,就是把《Among Us》的“跳棋”升级到了《鹅鸭杀》的“国际象棋”。

    由于《鹅鸭杀》采用了免费+内购模式,且内购对游戏体验影响不大,因此爆火之后,商业化能力可谓是《鹅鸭杀》的一个显著短板。为此,Shawn和团队也进行了许多独特尝试。或许是因为之前有从事线下密室逃脱的经历,Shawn也将商业化目光投向了线下,推出了《鹅鸭杀》的限定毛绒公仔。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以游戏中魔性到有些可爱的大鹅和鸭子为主题的公仔,也都一一绑定了游戏中的兑换代码,并大受玩家欢迎。与此同时,Shawn也表示,包括马克杯、厨具、勺子在内的各类日常生活用具都是未来周边化的考虑方向。

    但与此同时,对于时下流行的NFT和Web3,Shawn却保有着独游开发者普遍的谨慎态度。一方面,他表示为了支持玩家与玩家间的资产转让,未来《鹅鸭杀》一定会利用区块链技术来实现更公平、透明的数字资产交易;但另一方面,他也表示不希望游戏成为不好玩且被工作室占领的“矿场”,坚持做免费有趣的游戏是他们不会动摇的红线。

    长线运营,不止是修好服务器

    回望2022年的派对手游市场,除了《鹅鸭杀》和《Stumble Guys》,还有两款同样取得上佳表现的国产游戏,其一是网易在国内市场独领风骚的《蛋仔派对》,其二则是巨人在安卓平台初战告捷的《太空行动(Super Sus)》。这四款产品无论是题材、玩法还是主要市场都各具特色,也让外界对派对游戏的市场前景渐趋乐观。

    但不可回避的现实是,比起重度游戏,派对游戏的长线运营无疑是其痛点所在。早在《Stumble Guys》“卖身”手游发行商Scopely时,就有评论指出如日中天的山寨糖豆人实则已经有长线数据下滑的隐忧。毕竟比起二次元游戏一次更新就能带来让玩家眼前一亮的新角色、新内容,派对游戏相对固化的玩法和较小的体量都使其想让玩家长留并不容易。

    对四款游戏中体量最小、也无大腿可抱的Gaggle而言,《鹅鸭杀》面临的挑战无疑更甚。也因此,除了修好服务器,Shawn也已在酝酿更多长线计划。在采访中,他表示,12月发布的新地图是以阿拉伯文明为主题的沙漠风情地图,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新的特色角色,这样的更新模式也会延续下去。同时,团队也在规划在游戏内加入更多单人互动玩法,让玩家可以赢得可交易的数字资产,甚至在游戏内即可赢得线下的真实毛绒公仔或其他商店。

    与此同时,Shawn还透露,团队正在开发“三款半”游戏,其中两款计划于2023年内发布,它们都一样可爱而有趣。尽管并未明言“半款”新游戏的含义,但GameLook推测,或许会是和《鹅鸭杀》有一定程度关联的续作、外传或其他衍生游戏。

    而考虑到国内市场即将迎来春节假期,47.5万的峰值人数或许也还远未到《鹅鸭杀》的终点。在2023年初延续了前一年底火热势头的《鹅鸭杀》,能否在接下来的一年里经受住长线运营的考验,已然为新一年的爆款讨论提供了一个不错的话题。

    ·····End·····




    GameLook每日游戏产业报道

    全球视野 /深度有料

    爆料 / 交流 / 合作:请加主编微信igamelook

    广告投放 :请加 QQ:1772295880

    长按下方图片,"识别二维码" 订阅微信公众号

    ·····更多内容请访问www.gamelook.com.cn/span>·····

    CopyrightGameLook2009-2023


    觉得好看,请点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