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 中国企业家杂志
  • 2022年9月19日07时

    洋码头创始人独家回应:人生被描述得一塌糊涂,但不会跑也不会赖账

    曾碧波需要半年时间,“要不就活过来,要不就‘死’在那里”。


    |《中国企业家》记者 刘哲铭

    编辑|李薇

    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拖欠商家货款达2亿元,现金流恶化,总部人去楼空,员工大量流失……曾经红极一时的跨境电商洋码头正处在风口浪尖。


    近日,洋码头创始人曾碧波接受了《中国企业家》的专访。他撕掉遮羞布承认了上述传言,同时他强调,洋码头一定会还钱,“我不会跑,也不会是赖账的人”。


    两年前,是完全相反的一番光景。有那么一瞬间,曾碧波被暂时的胜利冲昏了头。因为,“钱”堆满了。


    2020年,成立9年的跨境电商平台洋码头不仅扭亏为盈,还在两年间积攒下了整整6000万元的利润。有了正向财务数据后,更多的钱找上创始人曾碧波。来年3月,洋码头宣布获得最新一轮融资,曾碧波甚至因为“惜售”,拒绝了一些投资人。


    在一片要过冬的企业中,洋码头欣欣然:估值40亿元,进行红筹架构拆除,离上市只差临门一脚。用曾碧波自己的话来说,“有些膨胀了”。回头看,“膨胀”的代价有些过于痛苦。转折来得很快。


    今年年初,有买手在多个平台上表示提款时间从一周延迟至三周。9月,洋码头上海办公楼传出人去楼空的消息。虽然随后洋码头对外否认了该传闻,但曾碧波承认,的确拖欠买手2亿元货款。


    8月,在《中国企业家》获得的一段与买手召开的会议录音中,曾碧波表示,“我们资金流从去年8月份就开始绷得很紧绷,到去年底一直这样子。”他总结了很多原因,有疫情带来的挑战,也有新浪微博退股、银行抽贷等带来的资金紧张。


    这是洋码头成立十余年来,曾碧波第一次遇到关于缺钱的问题。


    来源:视觉中国


    在《中国企业家》对曾碧波的专访中,他表示,此前根本不差钱,“2020年底,我的状态是什么样子?新浪微博投了一个亿,重庆市政府投了三四千万,手里三四个亿,银行还贷给了我8000多万,当中可能两个亿左右的款项是平台卖家的钱,但我那时候没有漏洞,没有任何的亏空。”


    少年得志,曾碧波毕业于上海交大少年班,加入eBay易趣工作数年后赴美留学,归国后创立海外购物平台洋码头。企查查数据显示,2011年12月,洋码头获得天使湾创投的天使轮融资,至今进行了七轮融资,最新一轮融资是在2021年3月9日,完成了数亿元的D+轮融资。


    曾碧波在最近的一次买手沟通会上强调,目前的欠款对洋码头来说不是特别大的钱,希望大家不要再听信谣言,“我们不像每日优鲜,是几十个亿;也不是恒大,几百个亿;两个亿在洋码头公司这个体量,不是特别难以想象的钱。”


    但买手已经对曾碧波产生了信任质疑,这样的请求无济于事。一位洋码头拖欠40万元左右货款的商家黄薇告诉《中国企业家》,从去年年底开始,曾碧波先后进行了三次与买手的沟通。在8月那场300多人的买手沟通会后,黄薇觉得:“他(曾碧波)很自大,到如今都不相信洋码头会倒闭。”


    在和《中国企业家》的对话中,曾碧波也坚信,洋码头不会倒闭,只要给洋码头半年时间,未来一定能把业务做好,但现在拯救洋码头的方案肯定只剩下并购了,独立上市比较难。他透露,最近谈了四五家有意向收购洋码头的买家,其中有两家在谈价格了。


    曾碧波坦言:“我的家庭、成长背景和我的就业,没有哪一个能和骗子挂钩。今天突然一下子欠了这么多钱,我很内疚。”他也承认,当时放弃赴美上市,是想打造中国创业板第一个跨境电商股,有浮躁的一面,“这个责任主要在我”,“我的人生已经被描述得一塌糊涂”。


    洋码头为何会产生2亿元资金漏洞?曾碧波又计划如何偿还?在专访中,曾碧波回答了这些疑问。


    以下为采访速记,经《中国企业家》整理编辑:


    来源:视频截图


    两亿的漏洞


    《中国企业家》:这个时候大多数人可能会拒绝回应,你为什么还愿意出来接受采访?


    曾碧波:没什么好拒绝的,过去发展中碰到一些问题,我们做了一些确实不应该的事儿,还是得面对,也不能躲。


    《中国企业家》:什么是不应该的事儿?


    曾碧波:今天说实话,确实是我们欠人家钱,我们要承认这事实。


    《中国企业家》:你也说了现在有两亿的漏洞,欠了3000多万元店铺保证金,这些亏空是怎么出现的?


    曾碧波:我们有大的战略误判。2020年,对接下来的疫情走向,中美贸易的走向,对国际航班物流供应链的趋势,有点高估了。我们国际物流高峰期一个礼拜40多趟航班。但疫情没航班了,货进不来。好几个核心口岸出于进口物资防疫要求,有14天静置期,光这14天,用户可能就取消订单了。


    《中国企业家》:但2021年年末你们才刚融了一个亿,完全是因为疫情原因吗?有其他战略误判吗?


    曾碧波:另一方面,我们资本市场上运作也是有误判的。2020年寺库在美国上市,价格太低了,才2亿美元,那个时候我们估值已经达到四五亿美元了,所以我们也不想去美股上市,就拆红筹回国。当时很多人愿意支持我们,那时候就膨胀了。


    《中国企业家》:中间出了什么问题?


    曾碧波:资金上来说,一方面银行抽贷拿走了8000多万,新浪微博退股,我们还了一个多亿。然后,我们拆完红筹以后,合规要求更高,资金结算严查,比方说平台上有一些商户原先是人民币提现,我们不允许后,商家就不经营了。所以这一下子我们很被动。到去年,我们做上市时,不可以把平台的资金和你自身的经营资金混用,把资金托管以后,这个漏洞就出来了。


    《中国企业家》:你和商家说两亿对于洋码头来说不是特别难以想象的钱,在那之前,钱对你来说不是问题?


    曾碧波:我根本不差钱。虽然洋码头在2015年到2018年这4年整整亏了七八个亿,但我们在2019年和2020年两年把利润做出来了,整整赚的利润大概有6000多万。就是说,那两年已经证明了我们商业模式是可以赚钱的,所以那两年很舒服。在2020年底的时候,我的状态是什么样子?新浪微博投了我一个亿,重庆市政府投了我三四千万,手里三四个亿,银行还贷了我8000多万,当中可能两个亿左右的款项是平台卖家的钱,但我那时候没有漏洞,没有任何的亏空。


    来源:洋码头官网截图


    《中国企业家》:平台把卖家的货款跟上海洋码头的运营混在一起,现在有人说是挪用,你为什么会把卖家的货款和运营混合在一起?


    曾碧波:确实在过去2015年到2018年2019年期间,这些资金是混在一起了,我们是把平台的钱,还有我们自身融资来的钱都放在我们上海公司进行经营,投广告、付工资、开发系统,那段时间也烧了很多钱。


    但就像刚刚说的,我们流量成本很低,变现能力很强,我大概60%的用户是自然流量,而且全是高消费人群,平台佣金我收8%、10%,研发成本投入基本也结束了,躺着也赚钱。


    我们真的觉得没必要切开,因为折腾起来挺大的动作。


    《中国企业家》:一个流量大概多少钱?


    曾碧波:那时候我们一个流量成本不到二十来块钱。


    《中国企业家》:相当于你们的客单来讲流量不贵?


    曾碧波:我们转换率又高,客单价又高。我还提供了两个很基础的服务,一个是国际物流从国外直邮进来,我还做了奢侈品鉴定,一单奢侈品我就能赚400块钱。虽然我们现在欠买手钱,倒过来看,买手们在平台上也赚过很多钱,我们一年有将近40亿元的GMV,买手平均毛利20%。怎么说一年也赚了六七个亿。


    《中国企业家》:60%的自然流量是怎么来的?


    曾碧波:我们的内容属性很强,比方日本中古店的扫货,扔出去基本就不是个广告,抖音的短视频马上来流量。在2019年、2020年,得物也疯狂从抖音拿流量,但它获客成本可能是我3~4倍左右。


    《中国企业家》:那是有一手好牌。


    曾碧波:对,我们的商业模式是很舒服的,那时我们是一手好牌,行业里面我是极强差异化,天猫、京东、拼多多,没人能做我们在做的事。


    《中国企业家》:的确,有商家跟我们说2020年流量很好,每场海淘直播都有新人,但后期或许没烧流量,就没什么新人进来了。


    曾碧波:在去年四五月份,抖音基本上不对外引流了,全部往抖音直播电商里去灌流量,这是个大的变化。中国所有的独立电商平台都受到影响,那么洋码头一个优点就是它的老客户消费力很强,如果一味完全依赖新流量的话,直播也做不起来。


    《中国企业家》:你现在怎么跟抖音合作?


    曾碧波:现在我们跟抖音合作不是导流了,我们是跟抖音的达人供货,我们有个B to B贸易公司,当然这家公司和洋码头没关系。


    《中国企业家》:我看你自己的叙述,是从去年8月份开始就感到资金紧张的问题了,是有什么比较直观的感受?


    曾碧波:我能看得到平台的卖家经营的状态,数字的变化,开多少直播,交易怎么样。


    《中国企业家》:这个数字怎么变的?


    曾碧波:我们每天开播,直播有300多场,到去年9、10月份做完周年庆大促以后,大概少了一半,一天只有一百来场这样子。我就明显感觉卖家资金结算没有那么快,卖家也产生恐慌了,坊间也开始有些谣言了。


    来源:视觉中国


    车子、房子都卖了


    《中国企业家》:现在能盘活洋码头的方案是并购?


    曾碧波:肯定是并购,现在独立上市应该是比较难的。


    《中国企业家》:现在接触了几家,其中有没有比较合适的?


    曾碧波:最近我谈了四五家,两家比较后期,在谈价格了。


    《中国企业家》:如果并购这笔钱进来之后,你是想先还钱还是继续发展业务?


    曾碧波:这个问题就需要一些智慧了,有些时候一些看上去不公平的事,但是为了最终胜利。


    假设来了1亿,如果全去还债,并购方肯定不愿意,因为我给你钱不是给你擦屁股的,我给你钱是来发展业务的。


    第二,我们是个商业公司,以利润为目的的一个经营性企业。我是鼓励大家去经营,去做生意赚钱。经营的情况下,你获得债务偿还的可能性更大。钱我肯定是鼓励来经营,已经离开平台不再经营了,我们就谈个分期偿还。作为管理者、创始人,在中间要协调好商业利益以及社会责任,一定要平衡好分寸。


    《中国企业家》:你也提出了一些还债的基本想法,比如说可以用佣金后续慢慢去抵消债务。但有的商家觉得这个措施本身是不公平的,因为平台就该还钱,为什么现在还要被裹挟着继续打工?你怎么看这种说法?


    曾碧波:换位思考,他觉得洋码头有道德绑架,甚至债务胁迫,经营我就还你钱,不经营我就不还你钱。这是一种非常不公平的事。


    如果说我今天要来回复这种话题,首先我们没有任何的绑架。不再经营的卖家,我们一样要还你钱。商量好分期偿还计划,有多少钱我们就分多少钱。在经营的卖家,我们会争取更多的资源,因为现在有些银行只要你用在途订单的资金来抵押,它会愿意给你贷款。在经营的卖家,可能获得资源的能力更强,但那可能不是洋码头给你的钱,是别人给你钱,只是我们中间做了一些协调,做了一些担保。


    《中国企业家》:你现在期待大家能够给洋码头什么支持?


    曾碧波:诉求其实很简单,就是给我们时间。


    《中国企业家》:多久?


    曾碧波:半年,要不就活过来,要不就“死”在那里。要做一个并购,半年都做不下来,还有什么并购?那就没得并购了,你就贱卖了。我们把资产卖给人家,能拿多少钱大家分配可以了,我肯定我自己是最惨的一个人。这家公司需要时间和空间去喘口气儿,别去折腾这家公司,包括员工没有人去安心上班。


    《中国企业家》:但作为欠款的平台方,你只能恳求别人能够理解,你不能要求别人理解。


    曾碧波:这是客观事实,所以我们在很多沟通会上我是承认的,欠钱本来就是我们不对。少数人把公司往死里逼其实会让平台往不可逆的方向去发展,你如果说平台倒了,死了,谁也别想拿钱。很多人明白这个道理,就那几个人,非常情绪化。


    《中国企业家》:听说你也经历了一些威胁?


    曾碧波:是发生过好几次了,那几个被我们整顿的卖家。我房子、车子卖掉了,我现在是找了个宿舍,而且宿舍地址也不敢说。我本来是打算到我丈母娘家住,但我丈母娘的地址不知道怎么被这帮人知道了,他们隔三差五骚扰我丈母娘,我也不敢跟她住。70多岁了,老人家一个人在家里待着,然后这帮人去敲门。


    《中国企业家》:那说回实际一点,可以扭转这种困境的问题,如果这笔钱用于发展业务,你接下来想做什么?


    曾碧波:洋码头现在最好的业务是海淘直播,海淘直播将来规模可以在原有基础上翻3倍到5倍,一年能做个四五十个亿都是可以。

    《中国企业家》:具体一点,你钱怎么花呢?


    曾碧波:第一是布局海外,提升整个海淘直播的一个规模。在中国电商直播独树一帜,这我是很有信心的,甚至我想将来把它独立出来,独立去融资,独立上市。


    来源:洋码头官网截图


    《中国企业家》:如果独立之后,洋码头的价值在哪?


    曾碧波:洋码头是个平台公司,把这个平台公司单独出来,就像淘宝做了一个淘宝直播。第二块业务就是我们的免税新零售业务,跟线下的传统商业体合作,它是一个流量抓手,全国我们做一两千家这种体验店,每天能带来十几二十几万用户访问,来推动我们在零售业务跟海淘直播,前面来引流,后面来做复购。


    《中国企业家》:听起来像是一个很长期的计划,这是在遇到这次资金危机之前的打算吗?


    曾碧波:对,因为我去年是要自己上市,需要一个增长点。但这半年停滞不前还是蛮可惜的事。


    《中国企业家》:所以还是拿到钱想把这部分继续做起来,把洋码头本身的价值做出来?


    曾碧波:必须的,现在没人做,只有我们能做,现在可能是最后临门一脚的事了。


    《中国企业家》:你在和买手的最后一次沟通会上说,现在最大的危机是信任危机,怎么恢复已经被拖欠货款的买手的信任?


    曾碧波:信任的恢复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要带到态度,带到诚恳的心思,要跟他讲问题,不要回避问题,要承担你的责任。


    《中国企业家》:最重要的可能还是还钱。


    曾碧波:对,恢复信任是要靠做出来的。平台卖家经营的时候,他要知道每个礼拜都有三次自动结算。通过第三方托管的模式。哪怕上海洋码头公司有大量的债权纠纷,大量的诉讼,也没有影响到我们平台卖家正常经营的货款结算。


    “责任主要在我”


    《中国企业家》:现在公司内部还有多少人?


    曾碧波:走的人很多,年初大概100多个人,现在大概四十来个人。对我来讲不见得是坏事,一方面省了人力成本,另外本身我们团队也在换血。


    《中国企业家》:现在40多个人够支撑正常的业务运营吗?


    曾碧波:支撑平台是没问题,因为平台的运营它最重要几个部门,客服监控和财务是底层的东西,产品研发已经不需要。我们平台的卖家都是自己经营的,所以三四十个人应该是够的。


    来源:视觉中国


    《中国企业家》:创业这么久,发生这种事,你怎么想?


    曾碧波:一开始我是觉得挺郁闷的,后来想想当段生活经历,现在是斗智斗勇。


    《中国企业家》:你的情绪出口呢?


    曾碧波:我一般的方法很简单,我会自己来调整这种思维惯性,别让你的右脑走下去,你让你的左脑出来想想看,另外,我还比较喜欢跟朋友聊天。


    《中国企业家》:听说你们去年本来能融到更多钱,为什么没要?


    曾碧波:那个时候我可能确实有些惜售,这是误判,应该多拿一个亿,可能估值稍微打个折,但拿点钱,对我们今天会好很多的。


    《中国企业家》:那时候有些骄傲了吧?


    曾碧波:人都是这样子,大部分公司企业家自己浮躁了,基本上都会犯错。


    《中国企业家》:所以,你觉得这是你自己犯的错?


    曾碧波:对,有人问我回国上市是不是股东对你的压力?我说没,这是我的决定。我也想打造中国创业板第一个跨境电商股,有浮躁的一面在,所以这个责任主要在我。我看过有些聊天记录,我的人生已经被描述得一塌糊涂。


    《中国企业家》:那你的自我评价,是什么样的?


    曾碧波:我的家庭、成长背景和我的就业,没有哪一个能和骗子挂钩。


    我在江西农村出生,我爸爸是老党员,50年老党员,从来不贪污。在上海交大读的书,后来去了eBay,邵亦波是我领导,整个公司企业价值观正直是第一条。去美国留学,回国创业,帮公司融了将近10个亿现金,我一分钱都没拿,广告公司投个广告3000万广告费,我中间拿个5%的回扣,这种事情都没发生过。


    我是对得起良心的人,今天突然一下子,导致我欠了这么多钱,我很内疚。我会想尽办法把债偿还了,我是不会跑的人,我也不会是赖账的人。


    新闻热线&投稿邮箱:tougao@iceo.com.cn

    END
    值班编辑:王怡洁 审校:张格格 制作:崔允琰


    关注“中国企业家”视频号

    看更多大佬观点和幕后故事


    [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