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 刺猬公社
  • 2022年9月19日07时

    离开大厂后,我在元宇宙创业

    在杭州,种出一颗方糖星球。

    文 |欧阳

    编 |石灿 园长

    我和文旻的对话发生在杭州。一个燥热无风的上午,我们在钱塘江畔一座写字楼的共享会议室里聊着过去、未来以及最重要的当下。


    过去,文旻的身份是网易漫画负责人、网易LOFTER部门总经理,后来是快手二次元负责人、A站负责人,而现在在我面前的,是创业者文旻。

    这里是浙江大学的一个创业园区,大厦楼下还立着“浙江大学计算机创新研究院”的牌子,一路走上来偶尔能看到几个穿着休闲的年轻人围着电脑讨论。他们多半是浙大毕业的硕士博士,或者海归,在这个“孵化器”中进行着高科技产业的相关创业工作,文旻和他的“方糖星球”则是入驻此地的元宇宙创业公司之一。

    “方糖星球”公司楼下,欧阳摄

    他告诉我,“方糖星球”提供的是一种虚拟世界产具服务,可以创造、建设虚拟空间以提供线上活动虚拟化解决案,将展会、演出或是会议等场景在网络空间以一种风格化的方式展开,可以看作一种虚实交互的“元宇宙雏形”。


    咖啡杯壁冷凝出的水滴落在桌上又蒸发,关于“元宇宙”、所谓的“web3.0”,以及当下和过去的“创业故事”,还有文旻曾经在网易和快手的工作经历,都以一种更冷静的方式在我们的讨论中被展开。


    “方糖星球”诞生记

    创业在许多话语中总是被塑造得非常性感——灵光乍现的一拍即合,又或是宿命般的一个决定,在历史的纵深维度下,每一个细节都有着十足的张力。即便商海激荡,但在多数创业者看来,当下平静向前的一步步才是每天的日常。


    今日跃入脑海的目标想法,或许早在许多年前便被种下了种子。

    一切倒回到文旻的学生时代。家乡大桥的桥洞下开着一家卖漫画书的小摊,河水流过,留下了关于漫画书的回忆,文旻在这付出过不少时间和精力,他到现在还是觉得那位老板是个好人,租一本书可以让他看很久,自己与ACG文化最初连接也由此开始。《七龙珠》《阿拉蕾》《北斗神拳》等早期被正版引入国内的经典作品,直接塑造了他对漫画的审美与习惯,与后来接触到的动画作品一起成为了文旻现在自称“老二次元”的底气。


    图源方糖星球公众号


    “二次元”自然不能错过线下的相关展会,比如上海的CP(Comicup,国内规模最大的同人展会),以及一些潮玩展,文旻一直以来都是必去的。然而近年来,这些展会受到极大影响,很多时候就在不断的延期中换城市或者直接取消,本来他的工作也很忙,因此错过了不少展会。


    也因为进入互联网大厂后从事的工作都与二次元有关,后来面对这些展会时,文旻的身份已经变成了参展商。这几年在组织参与相关工作时他发现,参加漫展的人变少了,对自己这样的爱好者而言,是否能够有好的解决方案?方糖星球的诞生,也带着他“老二次元”的这份期盼。


    图源方糖星球公众号


    文旻创业的想法酝酿已久,2019年在网易的工作结束时,他便有了创业的打算。那个时刚好有空档期,文旻有很认真地考虑过创业,后来因为一些机缘巧合去了快手工作。


    在快手工作的阶段,他看了很多快手投资部同步到的创业项目,作为业务侧他们需要进行一些判断或共创,这些项目质量过关又不同于大公司的想法逻辑,给了文旻许多“刺激”。


    他也认为自己已经进入一个新的人生阶段,回顾这十几年来的工作经历,作为“互联网打工人”,文旻做过太多尝试,不管是在已经相对成熟的公司还是巨头,他更多是在国内外具备成熟经验的赛道上探索,而如今,他更想追求一种“不确定性”,这种对“未知”的憧憬一定程度上主导着文旻现在的方向。


    “在这个时间点上,一切都水到渠成,各方面在推着你,告诉你这个事已经可以去做了。”


    从2021年八月下旬开始,文旻开始做一些尝试,考察了跨境电商、新消费和一些其他偏向To C的互联网方向,从数据等多个维度进行判断,也找了许多更专业的人咨询,进行了一轮轻量的判断前置后,最终在9月底正式敲定:做虚拟空间创业。


    十月下旬,文旻终于等来了他的第一个正式员工,他们是很早期的同事,共同经历过从Web1.0到Web2.0的阶段,早些时候都是聊天室、BBS等产品的用户。秉着对伙伴负责的态度,更多的员工都是在文旻在今年三月份左右跑通了商业化之后才加入的,这些来自各个互联网大厂,对标阿里P8、P9级别的资深员工组成了他的核心团队。


    初期办公地比较便宜,在共享办公区租几个工位就可以办公,但慢慢的人多了,加上实习、兼职等,工位需求达到了30多个。2022年六月,他们来到了现在的办公地,在这个创业孵化器中继续做着更多尝试。


    三月份至今,他们做出的项目不少,合作的伙伴也是从A站、LOFTER到小鹏、天猫、浙大、复旦,粉丝活动、线上演唱会、商务会议、团建,又或者是元宇宙营销活动,这些都被他们在网络空间上复刻。业务熟练后,搭建一个场景所需的时间越来越短,能够做出的互动方式也越来越丰富。


    线上剧本杀场景图源方糖星球公众号


    他们刚刚结束LOFTER举办的“盗墓笔记首场元宇宙线上稻米节”,又打造了天猫元宇宙潮玩游戏展,转头举办了复旦大学元宇宙开学团建活动,形式颇为丰富。例如在复旦大学元宇宙开学团建活动中,老师线上致辞、同学在虚拟空间“自由寻宝”参加知识竞赛,还有共创白板能玩你画我猜、积分实时更新,这场“破冰团建”在习惯接受新事物的学生群体里起到了非常不错的效果。


    首次购买服务搭建虚拟空间后,品牌方只需要再花费少量的钱便可以改变内部设计,复用这片空间,对许多合作方而言也是一个有效降低成本的方式。


    如今方糖星球逐步走上正轨,文旻也开始思考更多。


    从元宇宙到Web3.0

    方糖星球毫无疑问是一家“元宇宙公司”,虽然这个概念从2021年年底开始进入冷静发展的新阶段,但却也是对方糖星球最精确的定位。不论元宇宙空间里的经济系统怎么发展,内部社交系统怎么去构建,永远需要一个场域去实现,方糖星球提供的就是这个“场”,是一种基础的建设。


    进入他们搭建的线上空间,首先会明显感受美术风格的经典和活泼。采用像素风的设计风格,文旻和设计团队经过了多方面的考量:


    首先,国外的NFT市场非常认可像素风,在主流用户的认知中也能联想到《我的世界》或者Roblox;


    同时,像素风也能更有效降低能耗,建模成本低,又有记忆度,与设计更多样的地图共同构成了一种鲜明的美术风格。


    图源方糖星球公众号


    体验过他们的产品后我产生了一个疑问,大多的讨论和构想中,元宇宙的实现都是以3D甚至更多层次的方式实现的,而方糖星球所提供的2D和2.5D的表现形式,似乎与这种趋势不完全相同。


    在文旻看来,元宇宙的概念并没有达成众人都一致的理解,不论是2D还是3D,都是在强调沉浸感对元宇宙的重要性,“我们的初衷是希望能以相对低的成本,在相对短的时间,让客户更早体验到元宇宙这种产品类型,或者是说未来场景里的优势。”


    当下的3D技术在应用层面还存在许多问题,比如同时在线人数、设备上的参差等,用户体验无法保证,同时性能消耗与成本造价也很高,并不算所有品牌都能玩得起或者接受的。虽然使用3D在面对投资人或媒体时,确实会减少一些解释成本,但当下时间点哪种方式、什么价格更合理,更能在民用化产品上付诸现实,这才是文旻在考虑的。


    图源方糖星球公众号


    至于开放3D,甚至AR、VR,他们需要等一个合适的时间点再去进行产品转型,而那时通过诸多的实践经验对用户有了足够深入的了解,也就能更快、更成熟的实现产品的迭代升级。这并不是排斥3D,而是更清楚2D和3D的优劣势,如何用不同的产品线去满足不同的用户和场景,这是需要他们更全面去评估的。


    从元宇宙往后看,Web3.0在今年年初引起的大范围讨论也同样影响着这些新兴产业的创业者。前文提到的文旻的第一位员工,与他一起走过了Web1.0到Web2.0,如今也在一起面对Web3.0的浪潮。


    但对于Web3.0及其引发的一系列讨论,文旻觉得在某种层面上是由于市场上整体局面引发的,互联网行业能够讨论的新东西变少了,大家需要推动一些话题。


    “但它里面有些理念我个人是比较喜欢的,包括所谓古典互联网,去中心化等这种开放的精神,包括底层技术里区块链的唯一性、可追溯性等等。”文旻说。


    他并没有完全把自己现在做的事划在Web3.0的领域里,目前更多是一个学习和融合的阶段,“比如说我们其实在和一些做数字藏品的平台进行很深度的合作,一起去服务于某一个景区或者是某一个品牌,就是寻求一种创新和应用。”


    方糖星球现在做的就是把“场”先造出来,给接下来的探索更多落地空间,这也是文旻看来更具价值的地方。


    图源方糖星球公众号


    也是在和客户的交流过程中,他们一直思考着这种新的形态究竟有什么意义,或者说虚拟活动应该怎么办才能帮大家解决面临的各种问题。


    在真实的商业环境中,客户不在意什么Web3.0的概念,解决现实的需求和问题才是唯一的诉求。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他们看来方糖星球的核心竞争力,对于商业化场景的理解和实践在同类型产品中的表现十分突出,这与他们商业化展开得早且十分激进有关。


    但文旻并不希望用Web3.0这个概念去扣自己的业务,“踏实”是他在对话中多次强调的,满足品牌方真实的需求大于一切。


    在创业团队找到“古典互联网”

    回顾自己的从业经历,从咨询行业进入大厂,辗转于互联网公司之间,刚刚毕业时的文旻并没有想到将来的自己会从事互联网方面的工作。


    他觉得自己会成为一个作者、记者,或者是学者,反正不会是一个互联网公司员工。包括在早期做LOFTER时,他也将自己对文字媒介的喜爱放在了里面,早期的LOFTER审美克制,甚至会发展诗歌和纯文学的栏目,但现实、商业的需求让他不得不做出改变。


    文旻多次和我提到,他如今在自己的创业团队中感受到了自己最早进入大厂时的那种互联网精神。当真正引领一家创业公司时,创业者才能完全主导这家创业公司的文化,用几个关键词来形容现在方糖星球的团队氛围,或许是自由、简单、直接。

    早年间文旻刚刚从咨询行业进入互联网时,大家觉得互联网很“酷”,但现在大家只会觉得互联网很“卷”。


    “现在的移动互联网变得非常数据导向,这其实离创意很远。公司都变成大公司,不以创意去鼓励员工,而是说AB测试怎么样能够成功。但我早年接触的互联网,包括一些游戏公司,会更重视创意、年轻人,而且之前的互联网文化其实是很讨厌办公室政治的,每一个人都是重要的资产和生产力。”文旻说。


    而对于自己现在的创业团队,文旻希望能回归一种“古典互联网”的精神和氛围:扁平的、高效的、有活力的,一个透明的会议室里围坐在一起的年轻人们,对着一块白板上的内容讨论、争执,或许会很吵,但自由、简单。


    图源方糖星球公众号


    过去一段时间里,我常常看到来自腾讯、字节等等大厂的资深员工离职做元宇宙创业,几乎已经成为一种趋势。


    文旻认为,这实际上反映了现在创业者的水平越来越高,倒不是说大厂的人都在创业做元宇宙,“是因为元宇宙可能是现在一个热点,通过大厂的背景也能拿到比较多的钱,我觉得可能是这样一个逻辑。”反而可能因为大厂的工作经历,将自己的位置放得太高,未必比那些年轻的、没有负担的创业者们更理解当下的潮流。


    当下的创业环境确实没有以前好,文旻和很多朋友聊到创业时也都会说,如果创业模式没有跑通,不管曾经的工作背景有多好,投资都很难拿,这是很残酷的。但换句话来说,现在的资本也更理性了,也不一定是件坏事。


    就像去年年底开始被讨论的“元宇宙熄火”,媒体没有再爆炒,从业者开始考虑落地的现实问题,不再讨论概念和意义,而是着眼于如何落实,这是即将进入健康商业模式的预兆。


    方糖星球在起步之初就拿到了资本的数千万币天使轮融资,这在当下确实不容易。


    “投资人更多是和我们一起冒险,也就是大方向是他认可的。好的投资人应该做综合判断,赛道是不是足够大,是否值得花更多的资源去做,”文旻说,“难的是相互之间的信任关系,这让我们有相对充裕的资金去做这件事,但本质上是因为我们在做的事情是符合需求的。”


    尾声

    谈话进行到后半段,我们之间的话题开始跑偏到科技伦理与虚实关系上,文旻和我讨论起了传播学和哲学中的相关话题,这时我才了解到,文旻的专业背景是社会学和心理学。


    本科毕业时,他的论文主题是博客,他在论文中分析博客的产品发展史,及其对用户心理的影响。文旻一直关注的也是人与人之间交流的媒介,他认为这是一种本源的存在,不论是互联网还是各种硬件,人们通过各种媒介形式实现表达交流。


    而如今,方糖星球正在塑造一种新时代的媒介,让更多人能够先体验到这种交流方式。


    图源方糖星球公众号


    也是在这时,我感受到了一种颇具人文社科意识的浪漫,文旻向我解释“方糖星球”这个名字的由来时,再次提到了儿时的回忆。


    小时候,喝咖啡对小孩来说是件挺奢侈的事情,也不懂欣赏苦是什么,文旻每一次喝咖啡都会放两块方糖,非常甜,但是他觉得非常好喝,直到现在他都有一个习惯,喝咖啡一定要放方糖,放两块。


    “我习惯了具象的东西,方糖这个东西本身很漂亮,很简洁、几何感、物理空间感,和咖啡在一块就很有意思,很有格调。”文旻说。


    方糖星球的目标是未来,但这是一种具象、从当下出发的未来。这时谈论的技术、商业和虚拟世界,都被放入了一颗寄托着最直接快乐的方糖里。



    END



    转载、媒介合作联系微信号|ciweimeijiejun
    商务合作联系微信号|yunlugong
    如需和我们交流可后台回复“进群”加入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