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 差评
  • 2022年12月04日12时

    那些用三倍速看视频的人,到底经历了啥?



    如果,我们把正常说话时的语速,认为是 1 倍速,那生活中很多讲话快的人,大概能达到 1.3-1.5 倍速。


    至于人类语速巅峰,我认为是歌曲《 Rap God 》中最炸裂的那一段,15s 里一共说出了近百个单词,相当于正常语速的 2.4 倍左右。


    但,若是把语速再升到 3 倍速,乃至更高时——


    那就是盲人使用手机时,读屏软件的语音播报速度。


    目前的智能设备,如手机等,都做了不少人性化无障碍设计。

    像 iPhone 上的相机,可以识别周围物品,并通过语音播报出来,为视障人士描述周围环境。

    而打开旁白和放大器等功能,则可以基本满足他们使用手机的需求,点个外卖、叫个网约车什么的,都不成问题。就算语音速度很快,他们也已逐渐适应。

    只可惜,这些后天的辅助手段,虽然颇有成效,可在获取信息的效率上,依然不及“ 双眼 ”的十分之一。

    说起来或许有点天方夜谭,因为,就在这种情况下,依然有很多人不愿意服输。

    这段时间,差评君和几位视障、听障朋友聊了不少,他们之中有程序员,财务,甚至还有电竞选手,与我们刻板印象中的“弱势群体 ”,相差甚远。

    比如,先天性全盲的程序员广荣。

    在与他相遇前,我幻想了各种视障者写代码的方式,但真正见面之后,还是不免被震惊到。

    他在写代码时,神情专注,敲打键盘的速度飞快,用中二点的词形容,简直像是蒙眼后进入了“ 心流 ”状态。

    至于不看屏幕如何写代码,广荣直接为我们来了段现场演示:

    他在只借助语音读屏的情况下,就打出了一串代码。

    而当我们问到,他如何 Debug、检查代码时,他说到:“自己写得代码自己清楚,并且,同样也可以听代替眼睛,大概浏览一下”。

    “ 例如,这个函数下面是什么,你自己记得,语音也会提示在第多少行,联系上下文就行”。

    整个过程,无论是操作还是他的回答,都显得尤为轻松,仿佛在对我们说“ 嗨,就这样呗,有手就行啦~ ”,没有一点负担。

    在业余时间,广荣还自己开发了一款视障版 GTA 游戏,名字也很霸气,叫《 爆裂都市 》。

    实际上,他游玩时并不需要屏幕,全靠听。通过雷达声、坐标播报和环境声,就能判断其他人的位置和物品信息。

    由于是先天全盲,广荣未曾亲眼见过城市的霓虹灯、钢筋混凝土,也没见过散发金属光泽的冰冷枪械。


    但在这款游戏里,玩家可以骑马开车、购买武器,在自动售货机里,还买得到酒和泡泡糖,甚至是一栋别墅。


    广荣能走上程序员这条路,多少也有点兴趣使然。


    他开始对编程感兴趣,是因为学校的电脑课,他觉得 outlook 能互发邮件很神奇,于是自己就上网了解编程,并在高中时候,仅凭一己之力撺出了个音效播放软件。


    最大的问题,就是网上缺少针对视障人士的教程。


    毕竟,也许是一个很简单的地方,就因为看不到,也要琢磨许久,这对于自学编程的他来说,难度不言而喻。


    还有一位让差评君印象深刻的听障朋友,嘉乐。


    生于 99 年的他,先天性失聪,但却已经是上海、杭州、湖州市《 王者荣耀 》联赛三亚军战队的队长。


    在嘉乐的率领下,这支听障朋友们组成的“ 幻想有声战队 ”,一年内战绩不菲。


    如果是私下里玩玩,即便静音其实也影响不大。


    但局势瞬息万变,信息密度极高的竞技赛场,听不到声音,要怎么和队友快速交流呢?


    说来倒是简单,就靠俩字:默契。


    嘉乐说,利用王者荣耀里的标点和快捷语音系统,我只要发一句“ 大招马上好了 ”,队友就知道该怎么办。甚至一个眼神,大家也能快速领悟,谁去偷塔,谁去带线,分工自然而然的明确起来。


    要不是真的看到他们登上领奖台,这一切对我来说,不用量子力学解释很难收场。


    嘉乐说,参加了很多比赛,但都有遗憾,而进入全国大赛总决赛是他们的梦想。


    这种年少热血,多少有点让人羡慕,甚至一度让我回忆起《 灌篮高手 》里的情节。


    当然,目前针对听障朋友们,还没有专门的赛事和规范条例,所以电竞这条路能不能继续走下去,嘉乐也挺迷茫。


    “ 我喜欢自由自在,如果电竞不行,那我想当个导游”。


    这个回答差评君有点意外,不过换做是嘉乐,我觉得好像也没什么不可能。


    和上面两位不同,视障者松松,在 30 岁之前还是个明眼人。


    他患有“视网膜色素变性”,这是一种听起来很让人绝望的慢性病,因为患者的视力会从正常,一点点变成全盲,且尚无法医治,只能一点点感受黑暗来临。


    开始,松松和很多人的经历相似,他顺利考上大学,找到了一份不错的财务审计工作,但28岁那年视力急剧下降,现在双眼已经完全模糊,不得不拿起盲杖。


    那段时间,他在家迷茫了三年,无去无从,听不得未来这俩字。


    直到一次活动中,机缘巧合下结识了“ 你的眼睛”公益组织的工作人员,松松才终于得知,原来视障人士一样可以使用手机、电脑,甚至是正常参与工作。


    既然看到了希望,就不能一直颓着,松松开始参与课程,学起了无障碍操作。

    所以,无障碍设计,算是给了松松第二次生活的机会。

    现在的松松,在公益组织里做起了自己的老本行“ 财务 ”,用 Excel 做统计、做账、处理财务报表,用 Word 写写文件,都不在话下,还能帮忙公益组织对外联络。


    而跟松松的聊天中,我最常听到的就是一阵“咯咯 ”的笑声。


    这对于一个经历过人生峰谷的人来说,乐观,更像是一种与自己和解之后的豁达。


    松松参加活动现场图


    根据每年的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推算,我国的听力障碍人数约为 2800 万。

    盲人数量,则占世界盲人总数 20%,视障者数量约为 1700 万。

    其中近半数的视障者,都在从事推拿按摩工作,剩下的很大一部分,会从事音乐相关行业。

    与之相比,听障者的工作选择稍多些,但大多数依然只能进入服务业。

    看完今天这几位朋友的故事,我们可能变得满怀信心,觉得视障者,听障者同样可以胜任许多看似不可能的工作。

    可理论和现实,总有些出入。

    程序员广荣,是这么和我说的:“ 盲人现在可以考大学,也可能会有很强的业务能力,但假设你是老板,平心而论,你就说要你敢不敢招我吧( 笑 )”。

    “ 你会想说,这人他看不到,会不会影响项目进度?怎么来上下班?甚至会不会上厕所,吃饭用不用人喂,你会有很多疑虑的”。

    对于电竞队长乐嘉,如果让他领导一个听力正常的团队,能否达到今天的成就,有一说一,也很难说。

    广荣和他的同事们

    不可否认的是,各种数码产品和 APP 的无障碍设计,拉近了他们和普通人的距离。

    但诸如前阵子的抢菜、买东西时的退换货、需要排长队的打车等问题,乃至于一个小小的开屏广告,都无疑增加了生活的难度。

    当然,说这些也没想苛责谁,毕竟目前最大的问题是——

    不知道”。

    大家不知道他们能打网约车,点外卖,刷视频,也不知道他们能成为程序员,电竞队长。

    也因为不知道,让很多人忽略了无障碍这档事。

    作为无障碍开发者的广荣说,如果在 APP 开发初期就决定了要照顾听障、视障人士,那这事其实并不难。

    但很多软件都已经发布,再去考虑做无障碍,相当于完工一栋大楼,在有人入住使用后,再去考虑无障碍设计,那就要把楼推倒重新盖,就很难了。

    好在,从现在开始做这件事,也不晚。

    在 2009 年的 iPhone 3GS 发布会上,苹果副总裁 Phil Schiller 用简短的 36 秒介绍了 iPhone 上首次登场的旁白、缩放、反转颜色,以及单声道音频功能,为障碍人士打开了一扇窗。

    过了十几年,现在 iOS 16 上的无障碍设计越发完善,且仍在更新。每一次,都能带来体验上的提升。

    而这个最难的从 0 到 1 的过程,已经过去了。

    iOS 16 新增无障碍功能


    差评君相信,只要能让更多人看到,那无障碍的普及也不会是难事。


    总有一天,我们的社会将不再有“ 弱势群体 ”,大家都一样拥抱互联网、享受科技带来的便利与美好。


    而这些事的出发点,也不仅仅是为了看不见、听不清的朋友们。


    毕竟,谁一开始能知道,为了照顾障人士而诞生的字幕,现在成了影视频离不开的东西;


    打字机的由来,是意大利发明家 PellegrinoTurri 为了让他逐渐变盲的情人,能在写情书时写出工整漂亮的字;


    让我们拎行李时更省力的斜坡,开始也只是为了方便使用轮椅的人。


    12 月 3 日,是国际残疾人日,也是我们撰写这篇文章的起因。


    差评在 2020 年,启动一个叫“ 平行时空 ”的项目,这两年一直在进行。


    希望能用我们绵薄的力量,让更多的人参与到科技无障碍和适老化中来。


    也希望让更多障碍人士,重新拥抱生活。


    撰文:赤膊朋克 编辑:面线 封面:萱萱


    图片、资料来源:

    B站:差评君、
    受访者图片、
    Google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