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 游戏研究社
  • 2022年11月23日11时

    拿到《跑跑卡丁车》最高荣誉后,他的游戏迎来停服


    宝岛电竞传奇。


    说起韩国电竞,我们脑海中可能会闪过数不清的名字。全世界的玩家都在不同项目上见识过韩国选手和职业圈的“内卷能力”,从某种程度上讲,大家一边享受他们带来的竞技观赏性,一边“苦韩国电竞久矣”。


    倘若一位来自别国的孤胆英雄,在某个韩国强势项目中夺冠,那么就算是互联网上最苛刻的电竞观众,也得高看他一眼,例如《星际争霸2》第一位非韩冠军Serral。


    不久前,我国宝岛台湾就有这样一位“强者”,完成了类似的壮举——在《跑跑卡丁车》10月初的最高规格职业比赛中,台湾选手Neal爆哥在退役三年后,初次参赛就拿下了个人赛的冠军。


    这确实是了不起的成就,但很可惜也算是一场“绝唱”——在他夺冠后不久,这款游戏就行将“消失”了。


    1


    韩国电竞的统治力,除了体现于《英雄联盟》《星际争霸》等全球范围内流行的项目外,也包括了在韩国玩家中仍旧流行的国民级游戏——出自NEXON的《跑跑卡丁车》。


    对国内玩家来说,NEXON并不是个陌生的名字。《跑跑卡丁车》在十余年前一度风靡国内大街小巷,至今已在全球拥有3.8亿注册用户。在其发源地韩国,跑跑更是堪称国民级的游戏,有夸张的说法是“韩国一半人口都玩过它”,同样延续至此的,还有韩国电竞的传统内卷精神。


    而在宝岛台湾,NEXON的《泡泡堂》《跑跑卡丁车》等游戏同样曾流行一时。但如今时过境迁,NEXON的游戏已经逐渐退热,至少大陆网民将以上元素联系在一起,第一个想到的大概会是“杰哥不要啊”。


    阿伟和杰哥在网咖“结识”,契机就是《泡泡堂》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10月1日,来自台湾选手“Neal爆哥”刘昶亨在韩国2022《跑跑卡丁车》联赛S2个人赛中,以疯中带稳的风格,从韩国高手中杀出血路,独自摘下了冠军。



    在这个冷门项目背后,夺冠的爆哥带着众多含金量不低的BUFF——24岁“大龄”选手、孤身闯韩国联赛、韩国联赛历史上第一位外籍选手,刚复出回到职业赛场不久......


    爆哥Neal的传奇故事起始于2007年。正是跑跑台服开服的那一年,9岁的他随同辈的孩子进了网咖,没有在这里遭遇“杰哥”,倒是注册了自己的第一个《跑跑卡丁车》账号。


    两年后,尚还幼小的他顶着“辛亥爆哥”的ID出道,作为全场年龄最小的选手,在台湾业余比赛甲组联赛中夺魁,从此开启了制霸台湾的道路。15岁之前打遍业余赛场,15岁后又以“Neal”的名字在职业赛场一骑绝尘,几乎看不到对手。



    然而在开启自己的时代之前,台湾的电竞环境风云骤变。2014年,台湾电子竞技联盟宣布将《跑跑卡丁车》等游戏“去职业化”,职业联赛取消,“职业选手”的认证身份从此作古。


    台湾电竞初期的规范化比大陆更早,热门电竞项目在业余和职业间有严格分界。想正式成为职业选手,要参加台湾电子竞技联盟选秀赛,由联盟下辖俱乐部挑选进入队伍,随后便可以参加职业联赛,并进行一系列联盟牵头的商业化运作。


    而去职业化,一方面是鼓励消除业余选手与职业选手间的分界,双方都可以在屏幕前大展拳脚;另一方面也标志着曾经有台湾电竞联盟背书的职业选手,重新走上了“靠奖金过活”的老路。


    对于爆哥来说,此事的影响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在台湾本地的各种竞赛中,他依旧一骑绝尘,毫无悬念。但没有了真正“职业选手”的头衔,爆哥也只能打着半职业选手的旗号活动。


    眼瞅一代天才可能要因客观理由就此埋没,爆哥自己倒是心态很好,一边重回学堂,一边继续保持状态,等待一个良机。


    2


    在《跑跑卡丁车》去职业化的头几年里,爆哥经营的Youtube频道风生水起,也在Twitch上开了直播。做游戏博主之余,他仍继续兼顾赛场。


    爆哥以游戏主播身份加盟了周杰伦的JTeam俱乐部


    在曾经的熊猫TV《跑跑卡丁车》中韩对抗赛中,他曾因令人印象深刻的水准被海峡两岸玩家誉为“三服顶尖”。



    那段时期的爆哥,自己身为主播的人气不俗,可他并不想让跑跑慢慢变成一个“只有观众没有玩家”的游戏。


    幸好去职业化同时还给民间电竞带来了不少发挥余地,于是爆哥就借由自己的影响力举办和组织了不少比赛,例如一些线上赛事和台服十周年车队邀请赛。既让更多选手赢得了关注度,也成功吸引了更多玩家回到跑跑的舞台。


    与其同时,爆哥一骑绝尘的实力依然没被半职业的身份掩盖住。2019年,NEXON举办了《跑跑卡丁车》世界赛争霸赛,说是国际赛事,实际上可以称作“三服赛”,每个服务器队伍只有四个名额。


    和韩国正经联赛出身的现役职业选手相比,爆哥这边完全就是个“草台班子”,三个队友中不乏早已转业的前职业选手。但最终结果却让三服玩家颇感意外,台服战队斩获亚军,拿到了意料之外的好成绩,其中爆哥凭借亮眼的个人表现,吸引了所有跑跑玩家的瞩目。



    可一场大赛结束,爆哥似乎又慢下来了。


    他先是宣布不再参加台服的小型比赛——因为这种碾压局几乎断送了其他本土选手夺冠的积极性。随后,他又参与举办了RSLeague梦想杯联赛,但自己却坐上了赛评人的位置。期间他还以学业为由,拒绝了韩国俱乐部一封又一封的邀请函,一切行为似乎都指向了“功成身退”。


    此时,爆哥的直播时长也愈发得长,每次直播都有上千人观看,但大家除了学技术以外,最重要的目的已经变成了看主播整活。


    去年,抖音上一段“咖喱拌饭”的视频一时登上鬼畜榜榜首。博主@五十岚上夏 模仿红极一时的“郭言郭语”,用做作夸张的语言和举止,演绎了一段品尝咖喱饭的样子。由于视频主角的模样与爆哥颇为相似,因此两岸粉丝常在爆哥直播间里调侃,企图让主播来学。



    爆哥刚开始颇为抵触,还要求“想要看我说就找人来工商”。结果一家外卖商真就找上了门,向来注重形象的爆哥迅速妥协,打扮成和视频主角一样模样,掐着嗓子举起咖喱饭,顺应了粉丝的意愿。



    老粉丝们心满意足,但也引来了不少人嗤之以鼻,有人说直播中哗众取宠无异于失去斗志,就此“摆烂”。一时仿佛实力派变身谐星的经典戏码,已经在爆哥身上上演,“咖喱拌饭”的调侃甚至成了一些人口中的讽刺,从此常伴随他出现。


    疫情时期近三年时间,爆哥本人几乎没有参加过任何比赛,粉丝们都觉得,退役似乎就差他自己说出口了。


    3


    然而事实证明,爆哥真不是这么想的。6月,爆哥在视频中突然告知大家,自己要去水平更高、以强度著称的韩国联赛闯一闯。


    但他这个决定,并没有收到粉丝们异口同声的支持。比起他本人时隔多年再次追梦的义无反顾,粉丝们反而会更现实地为他分析其中的利与弊。

    谁也不确定一个许久未上场的老将,现在去韩国赛场能得到怎样的结果。正如前面所说,爆哥已是几十万粉丝的主播,三年来也依旧身负宝岛最强选手之名,如果在韩国赛场“晚节不保”,对他现在赖以生存的主播生涯也是个不小的打击。可即便这样,他最终还是决定要就此上路。

    临走前,爆哥在直播中说出一句类似于隔壁《英雄联盟》项目冠军选手Deft名言的话:“我这辈子做得最成功的事大概就是打游戏了,如果不去(韩国)真的蛮可惜的”,实际上爆哥的决心并没有什么“最后一博”的孤胆悲壮感,他只是觉得自己状态“没什么问题”罢了。


    同样在直播中,有人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你认为自己可以让台服恢复热度吗?”,爆哥支支吾吾道,“不确定啦”。



    事实证明,爆哥的轻松是有理由的。他从预选赛打起,以128位选手里位居第一的名次顺利进入韩国职业联赛单人赛。在职业比赛开打前,他支持率投票一度达到87%,远高于同组其他韩国本土选手。



    虽然加入了韩国的Liiv SANDBOX俱乐部,但由于语言障碍,爆哥只代表俱乐部出战单人赛,能在赛场上被拿来与其他选手比对实力的机会并不多。对于这位挤在一众韩国ID间异国选手,人们知道他的故事性,承认他的高人气,但唯独拿不准他的实力。


    当人们还对爆哥实力有所怀疑的时候,他就在对阵几位韩国顶点选手的正赛里,用第一的成绩给出了回应。一路走高顺利晋级最后的冠亚争夺赛后,面对先失一局的不利局面,爆哥迅速调整状态直落三盘,最终在众多韩国顶尖选手的围剿中抢下了单人赛冠军。


    这个结结实实的优异成绩好像在告诉人们,他不是因年龄大、状态下滑而远离电竞,只是没有找到足够有竞争力的赛场。


    官方显然也知道爆哥和《跑跑卡丁车》在台服曾经拥有过的号召力,很快推出了冠军造型车,台服玩家限时上线即可领取。一时间在线人数骤增,几乎台湾玩家人人都知道,在这个领域里他们有一位统治力堪比Faker的王者,很多人又重燃对老古董游戏的兴趣,好像当初那个粉丝提出的问题得到了最好的答案。



    但另一方面,NEXON官方也准备了一个坏消息,一个远在韩国的爆哥更早得知的答案——《跑跑卡丁车》台服还有几个月就将关闭了。天才的崛起,恰巧伴随着台湾本土《跑跑卡丁车》没落的轨迹。


    4


    11月1日,刚好在爆哥夺冠一个月后,台服方面发布公告,宣布和NEXON的运营合约即将到期,游戏将于来年1月31日停服。消息来得十分突然,官方反应也十分迅速,从下午7点起,游戏就已经不能注册账号了。



    第二天爆哥打开直播,粉丝们纷纷冲进直播间,向他询问内幕。爆哥表示自己确实提前得知消息,表示“有点难受”。


    台服停服本身并不难理解。NEXON续作《跑跑卡丁车:漂移》箭在弦上,而老版本和《魔兽世界》同一时代,至今18年之久的高龄完全称得上网游“活化石”。过去十几年间,跑跑的全球各地服务器纷纷关闭,台服的关停迟早要来,也是为了更好地迎来新作。



    但对于仍旧坚持在游戏当中的玩家来说——爆哥或许也算其中一个——一切还是稍显残忍,尽管在大陆和韩国服务器都有账号,但台服毕竟是梦开始的地方。而且数月前,他才刚刚找回年幼时与游戏结缘的第一个账号。



    至于那辆大家还没捂热的冠军造型车,“永久获得”现在变成了三个月限时使用。有人在爆哥直播直接调侃,那到底是永久车还是“灵车”。


    爆哥自己也无奈地调侃回去,“人家三年(使用期)你们也不会上去跑几次啊”。


    游戏迭代,对于《跑跑卡丁车》已然薄弱的电竞基础或多或少算是一次打击。纵观其历史,跑跑并非简单的休闲游戏,实际上精通难度和竞技深度都相当高。谁也不知道在如今,跑跑的新作还能否复制当年的盛况,台湾本地也似乎更难有当年那样完备的电竞职业基础。换句话说,经过一轮时代更替,“土壤”难存,谁也不知到去哪找下一个“爆哥Neal”。



    不过至少他眼下还可以享受顶级联赛冠军带来的喜悦——直播中有人问“跑跑倒了爆哥不就完了?”,即将回台湾短暂休息的爆哥开玩笑道,“其实还好吧,就回去跑外送(外卖)而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