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 VR陀螺
  • 2022年11月18日09时

    对话TCL智慧移动屏产品线总经理倪永卿:TCL定义“屏宇宙”,VR/AR为“第四块屏”


    文/VR陀螺 豌豆

    “VR很重要,这是我们第二增长曲线,而且我们赶上了非常好的时机。”TCL智慧移动屏产品线总经理倪永卿坦言道。

    就在刚刚结束的南昌世界VR产业大会上,TCL首次展示其最新的VR一体机产品,并对外公布其相关战略规划,成为了业内关注的焦点。


    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教育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体育总局等五部门联合印发《虚拟现实与行业应用融合发展行动计划(2022-2026年)》,大力推动VR产业发展。

    时势造英雄,乘上东风的TCL,为何选择这个时机入局VR,接下来计划如何推动?VR陀螺与TCL智慧移动屏产品线总经理倪永卿进行了一场关于TCL VR未来战略与行业发展趋势的探讨。


    定义为“第四块屏”,TCL:VR是第二增长曲线



    倪永卿是TCL智慧移动屏产品线总经理,在硬件领域耕耘近25年的他,见证并参与了手机从功能机到智能手机、PC从Dos到Windows、网络从2G到5G的整个时代,也是中国互联网腾飞的20年,如今发展到VR/AR时代,言谈中都可以感受到他对这项新兴技术的兴奋与认可。

    VR/AR被认为是下一代计算平台的关键技术,也是打开元宇宙大门的钥匙。近年来资本市场不断向VR/AR行业投来橄榄枝,相关技术迭代进程也在加快,VR/AR新品扎堆发布。据VR陀螺统计,截至今年11月,已公开或上市的VR/AR新品多达52款。
    不只是老玩家在开疆扩土,YVR、TCL等新势力陆续加入VR/AR赛道,他们从企业规模、资本体量、渠道能力各方面都更有竞争力。
    在TCL的VR布局公开之前,其孵化的一家AR企业——雷鸟创新就已在市场上崭露头角,成为了一颗不容小觑的新星。
    如今VR与AR的界限越来越模糊,TCL以TCL品牌躬身入局VR赛道,究竟是出于何种考虑,倪永卿给出了相关的解答。
    “TCL作为孵化新生事物的一个集团,它需要考量很多东西,特别是企业的发展阶段。像 Apple、Meta 一些友商,它们是将 AR 和 VR 分开来做。当下短期来看,这两条技术线有存在分开平行发展的必要性。但是这两者里边又各自有一些技术发展方向是相互取长补短的。比如 VR 在更大的视野开发同时增加了一些交互性,而这些交互性慢慢地就被一些 AR 企业逐渐吸引进去,完善了 AR 产品。而 AR 产品的移动和便携性、轻便性和亲肤性也慢慢被一些 VR 产品吸收,所以两个产品在相互吸收各自的同时能更好地服务消费者。只要消费者能够满意,就无所谓。两个技术融合与不融合都提升了整个社会的科技的进步。”

    而之所以会选择在这样的时间点进入,倪永卿强调,如今的VR市场环境与往日不同,现在行业普遍达成一个共识,即VR行业已经走过严冬进入起飞的前夜

    “VR很重要,这是我们第二增长曲线,而且我们赶上了非常好的时机。”TCL智慧移动屏产品线总经理倪永卿坦言道。

    TCL认为在元宇宙的空间中,屏幕是触达人类的端口,而且既是出口,也是入口,并提出了一个概念——“屏宇宙。


    “屏宇宙,是整合集团的屏幕显示技术、智能终端开发能力的长期规划。分为3个层面:


    • 首先我们认为元宇宙的发展过程中,屏幕将是用户接受信息的入口,也是交互感知的出口。所以屏宇宙是构建元宇宙的基石之一。


    • 其次,用户日常接触的屏幕除了电视、电脑和手机、平板之外,随着现有交互屏幕的瓶颈期到来,未来一定会有第四块屏幕进入日常生活。VR/AR就有可能成为这样的第四块屏。
    • 最后,屏幕将不是简单的显示,而更多的具备集成运算和AI能力,这些智慧屏幕将为用户展现有序运作的视界。

    在正式官宣入局VR之前,TCL一直在“苦练内功”,从最早期的手机VR盒子,到2016年VR一体机起步期间都能看到TCL的身影。据了解,TCL每年向全球提供数亿片屏幕,是业内为数不多在供应方面拥有绝对自主权、可全产业链垂直整合的公司。

    TCL将自身屏幕的优势作为切入VR赛道的利刃。如何在一众VR设备中杀出一条差异化道路,在南昌首次亮相的TCL新品VR一体机或已指出答案。


    产业新秀,TCL新品VR一体机一鸣惊人


    11月13日,TCL在南昌世界VR产业大会中举办了一场VR一体机新品交流会,首次对外展示了其第一款VR一体机——TCL V1。



    “虚实相间,睛彩视界”是本次TCL新品交流会的主题,交流会现场重点展示了TCL在VR各方面的实力:

    首先,显示层面,TCL V1搭载现阶段行业最高的 PPI 1512 Fast-LCD显示屏,该屏幕尺寸2.1英寸,由TCL华星光电研发生产,双眼近5K分辨率(单眼2280 x 2280),显示效果细腻出色;
    光学方面,采用TCL工业研究院自研的Pancake光学模组,FOV最高可达108°;
    小尺寸屏幕上实现大视场角是目前行业难题之一,如Quest Pro虽然采用2.48英寸屏幕,但视场角却只有106度;TCL之所以能够超越,主要因为其采用3片式的高折射率Pancake透镜,配合光学设计的合理焦距分布,从而实现了108度大FOV。
    此外,TCL V1还支持0-700度屈光度调节、双目彩色VST(Video See Through彩色透视),为内容开发提供更多可能。特别是其采用的双RGB摄像头实现的全彩VST,是其中最大的难点之一。
    “包括双目摄像头以什么样的方式选角度、做堆叠、做定位,以及双目之间怎样通过标定间距再结合两个摄像头的图像之后,用算法去识别出景深。以及进一步的,再以扫描的方式将景深数据构建相应图层,进而构建三维场景。之后又需要考虑减少带宽,减少负载来控制整机的散热问题。再引申到背后,其实就涉及到整个机器的散热方案要怎么样能满足它的要求,甚至在包括满足散热方案的时候,主动散热元器件用以什么样的这个方式来减少声噪,然后控制它的这个整体的性能。所以这是一系列的复杂系统工程。”对话中,TCL VR负责人于洋对整机的技术部分做了更进一步的补充,其认为VR设备中的各个环节牵一发而动全身,TCL必须具备全链路能力才能做好一款产品。

    图源:TCL

    所以不只是前期的屏幕能力,TCL还积累多年的整机垂直整合能力、光机自研能力、VST算法和6DoF算法的积累。


    目前TCL旗下有研发中心、软件与工程中心、制造中心、质量安全中心、AI算法技术团队,在全球拥有42个研发中心,32座制造基地;TCL旗下的华星光电主要负责提供目前产品的核心显示屏,研发团队就有数百人,其中60%是硕士以及以上学历人才。


    经过多年长线布局,现在的TCL已经走出布局VR的第一步,即基于成熟的生产研发体系和丰富资源,继续提升完善产品。


    除了产品本身的技术优势外,倪永卿透露TCL VR的差异化应用策略:“目前用户十分关注硬件在眩晕和佩戴舒适性方面的问题。而B端更加关注产品本身的硬件差异化、软件定制、工程服务能力。TCL可针对B端客户提供定制化服务。”



    从B端教育场景切入,未来将进军C端



    技术服务于场景,无论技术多先进,如果最终无法落地应用便是无用的。

    如今B端行业市场和C端消费市场都不乏诸多VR企业探索,对于TCL,倪永卿表示基于自身在B端客户以及渠道上的积累布局,也将成为TCL在将来的竞争合作过程中比较大的一个优势。

    TCL V1也针对行业推出了高自由度的定制功能,如产品颜色、手柄外观、软件UI等。

    对B端客户来说,降本增效是他们的核心需求,TCL可用自身的核心能力赋能行业实现“研产销”立体化的服务支持,延续在消费电子领域的强大整合能力。


    TCL推出智慧教育整体解决方案


    立足过往经验,放眼未来。倪永卿向VR陀螺描绘出TCL在VR方面的战略蓝图:在B端教育领域发力是开始,未来将逐步延伸其他的行业端以及C端消费市场。

    “以现阶段的VR显示技术为例,VR的视觉体验进入快速提升的新阶段;内容逐渐丰富,VR的场景得到了极大的拓展,特别是‘教育’领域所展现的潜力,以及国家对教育信息化的重视,是TCL VR的核心着力点。”

    TCL在教育领域的布局最早可以追溯到2001年,当时TCL推出专用的教育电脑,并联合各省教育主管部门相继实施了广东的“粤龙门”、湖南的“湘龙门”、新疆的“新龙门”、江西的“赣龙门”工程,完成了各省内初中信息技术课教学的全面普及,实现了信息技术教育跨越式发展,并取得了教育部的高度认可……

    之后TCL又与中央广播电视大学、中国卫星通信集团公司共同投资奥鹏远程教育中心,开始布局学历教育远程服务,根据资料显示,奥鹏鼎盛时期在全国设立1800多家远程教育学习中心,20年来累计为300余万名学员提供高中起点专科、高中起点本科、专科起点本科和本科二学历等9大类400多个专业的学历教育支持服务。

    2018年,TCL推出智慧教育整体解决方案,从幼教、普教、高教、未来课堂类产品和综合解决方案四个方向切入,以智慧课堂为核心应用场景,垂直打造闭环教、学、管、评、研各个教学实际环节的整体方案。



    2021年TCL发布“随学系列”教育平板,截至去年年底,其在北美的安卓平板市场中份额达到13.12%,位列运营商第1名。

    多年的行业积累过程中,TCL不仅与国内多家头部教育企业建立了深度合作关系,同时也构建了自己的核心渠道能力。通过整合行业现有的教育资源,TCL将推动教育从二维向三维进发。

    当然,TCL也不会将自己局限于教育市场,在其看来,VR的应用潜力巨大,游戏娱乐、办公、培训、工业等各领域都有极高的市场潜力。而且倪永卿认为,VR在B端应用的过程中,在原有的需求上提升体验和创造需求两者都会并存,并且会呈现分段跳跃的增长模式。

    “并不是没有需求,只是你的方案能不能特别好地满足这个需求。所以基于此,一旦我们的方案在某一点或者某几点上,能够满足这些方面需求,它一定会跳跃增长一段。然后放平缓,到下一段需求来了,又开始跳跃。所以我认为发展曲线会是分段跳跃的模式。”


    VR仍处于技术化到产品化的发展阶段



    据VR陀螺统计,2022年上半年全球VR头显的出货量约684万台,国内VR头显出货量约60.58万台,VR开始逐步放量。

    倪永卿认为,要提高硬件终端销量,需要多方面考量。
    1、客观因素:外部环境推力与内部产品拉力

    VR/AR产业政策的扶持和运营商自上而下的推广亦必不可少。

    倪永卿站在通讯行业的角度分享了他的个人观点:“从2G到5G,运营商在不同类型的硬件产品中起到了很大的助推作用,除此之外,产品也应该有自己的拉力,这里指的是硬件和软件生态。


    沉浸式体验相比平面式的更能吸引C端用户,如果VR从业者们一起努力把硬件、交互、内容生态做得更好,VR普及也就不难了,但能忍下来坚持去做这些事却不容易。”


    将国内手机的设计成本降下来的这段发展历程中,还少不了一个关键的市场角色——深圳华强北。VR是否也会有这么一个强力的推手带动VR设备走向更多消费者?

    答案是肯定的。倪永卿表示:“TCL正在努力‘摸透’VR产业链。华强北的历史已经过去,但仍值得参考,它代表着相当高的设计门槛被逐步拿下,VR目前也处在技术化转为产品化的阶段,相信未来将出现更多优秀的公司,一起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将来会诞生一些非常好的公司,它能够解决设计的门槛,能够降低资源的获取,能够低成本提升产品体验,这样的公司能够在未来脱颖而出。”

    2、主观因素:用户对价格和需求的考量

    目前行业终端格局雏形已现,无论是对标游戏机还是PC、手机和平板这样的电子产品,每家厂商都有自己的理解,TCL如何定义VR设备?

    倪永卿表示:“早期的手机从高端的商务通讯产品发展到普罗大众的生活必需品。我认为VR也是一款通讯类的产品,它也会遵循新产品发展的周期规律走下去。待VR供给侧成熟后成本也将有所下降。用户对VR的需求加上厂商之间的竞争,这两个维度基本就能将价格脉络稳定下来。

    价格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解决用户需求问题。我认为这项产品的未来形态会是XR,现阶段是AR和VR相互取长补短,VST等技术的应用或将促使他们走向融合。”


    图源:TCL


    风向已定,TCL只需调整船帆继续前进。

    当VR陀螺问及TCL的未来规划时,倪永卿传达出这样的信念:“规划只是一个远景,我们提倡‘能力构筑科技,科技产生价值。’接下来会踏踏实实地做好各基础模块,乘着风口走到行业前列,同时利用我们自身优势,协同产业布局,共同把行业的蛋糕做大。”
    第一时间了解XR资讯
    关注VR陀螺官网(vrtuoluo.cn)

    VR陀螺的联系方式:
    商务合作|投稿:
    西瓜(微信号18659030320)
    六六(微信号 13138755620)
    寻求免费曝光:
    六六(微信号 13138755620)
    投稿邮箱:tougao@youxituoluo.com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