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 VRPinea
  • 2022年10月26日05时

    Meta下血本打造的VR社交,一点也不元宇宙



    第一批吃螃蟹的能熬到成功那天嘛?




    文|Arachne

    (VRPinea10月26日讯)10月24日,风险投资机构Altimer Capital CEO Brad Gerstner发表了一封写给Meta董事会和CEO扎克伯格的公开信,内容是呼吁Meta重新考虑对元宇宙业务的投资,以重拾包括他在内的股东的信心。



    Gerstner指出,自Meta急匆匆宣布改名,将战略重心转向元宇宙后,其业绩持续萎靡,且出现大幅下降趋势。Meta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股价下跌了55%;相比之下,其他科技巨头的平均跌幅为19%。同时,Meta的市盈率从23倍降至12倍,远低于同行平均市盈率。Gerstner强调,股价的下跌不仅仅反映了整体市场的低迷,也表现出市场对Meta的放弃。


    美媒The Verge在Meta召开Connect 2022的同天,发布了一篇对扎格伯格的专访。其中也提到了Meta当前艰难的处境:用户增长速度正在放缓,营收首次出现下滑;股价下跌了60%;整个公司的低优先级项目都被取消了,招聘计划也终止了;每年在元宇宙业务上亏损数十亿美元,管理层甚至难以说服员工使用自家VR平台《Horizon Worlds》。



    而根据IDC 6月份的数据,自2014年收购Oculus以来,Meta已成为VR行业的领头羊。2022年Q1,Meta占据全球VR头显市场的90%。另根据Steam平台的数据显示,Meta Quest 2在7月的占比正式突破50%,占据了SteamVR的半壁江山。在核心业务(广告和社交平台)正面临着挑战的情况下,扎克伯格孤注一掷的VR业务能助其成为Meta的第二增长引擎吗?


    小扎的全情投入


    2014年,彼时还被称为脸书的Meta在收购Oculus之后,花了整整八年时间投资VR技术。但直至今日,Meta VR头显的销量已经维持不了持续上涨的趋势。虽然Meta Quest 2在2021年的销量相当不错,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的数据显示,Quest 2去年总销量超过1000万台。



    然而,Meta交出的这份成绩单,在消费电子领域并不具备竞争力。在2021年,发布了五年之久的任天堂Switch,其总销量首度出现了下滑,虽然较上一年下滑了约五分之一,但也有2306万台之多,而PS5也售出了1700万台。即便是家用游戏机中销量最为惨淡的Xbox全球总销量也突破千万级,更别提年销量动辄超过3000万台的手机了。


    用户的冷眼相待


    为了实现宏大的元宇宙计划,Meta除了对硬件方面注入了大量资金,在VR内容生态上的布局也是有目共睹的。2022年Q2,Meta的元宇宙部门Reality Labs为其带来了4.52亿美元收入,高于2021年同期的3.05亿美元。需要注意的是,Meta为该部门上投资了高达33亿美元,结果是亏损28亿美元,这已经是Meta的元宇宙业务和部门连续第七个季度出现亏损。



    在接受The Verge采访时,扎克伯格说乐于接受,且不惧质疑,这似乎是在回应此前他的化身被群嘲的事。8月,为宣布旗下元宇宙社交平台《Horizon Worlds》在法国和西班牙正式上线,Meta团队发布了一张Avatar版扎克伯格与埃菲尔铁塔的合照。但这一诡异的图片引起了社区的围攻嘲讽,甚至Kotaku、PC Gamer、TechCrunch和福布斯等知名媒体都纷纷吐槽。


    Kotaku表示,扎克伯格的虚拟化身是任天堂Mii的拙劣仿制品,眼睛也很奇怪。PC Gamer指出,依据这张图片可以把Horizon Worlds看作低配版的《第二人生》。TechCrunch则写道,扎克伯格用了一张毫不讨喜的图片来宣告平台的上线。而福布斯的作者称自己无法理解扎克伯格的审美,并且把“扎克伯格知道自己的元宇宙自拍看起来有多丑吗”用作文章标题。



    面对各方质疑,Meta在Connect大会上展示了一小段演示动画,不仅增加了双腿,在保真度上也进行了重大更新。紧随其后的是,前Oculus首席技术官、现Meta技术顾问卡马克(John Carmack)泼来的一盘冷水。卡马克表示,由于VR一体机的算力有限,Meta的超逼真头像生成系统codec avatars应用起来会很困难。也就是说,即使Meta投入了大笔资金,也很难在短时间内突破技术上的限制。


    苹果“黄雀在后”


    除此以外,目前Meta公司还遭受着多方夹击:作为营收支柱的广告业务因苹果隐私政策的变动而大受打击;竞争对手TikTok的快速崛起;美国联邦贸易委员(FTC)会对其商务行为的严查等。


    而Meta在VR领域的最大竞争对手,无非是还未入场的苹果。苹果虽然在AR/VR设备的发布上慢了半拍,但凭借其在众多材料和供应链上的多年投资,苹果在技术和产业上是占有绝对优势的。加上苹果的用户群体使用粘性较高,倘若苹果入局,将极有可能打开C端市场的大门,争夺下一代生态入口。



    总的来看,当前的Meta已处于内忧外患之中。内遇股价跳水、VR业务持续亏损、高管跳槽、员工吐槽,外逢广告业务受阻、用户嘲讽、股东质疑、苹果和TikTok等巨头夹击。


    而对于其饱受争议的XR商业模式,扎克伯格解释为,“(Meta的)总体战略不是靠硬件赚钱,而是通过研发VR头显来推动生态发展,让更多人使用VR,从而在软件和服务上盈利”。至于VR业务能否成为Meta的第二增长引擎,小P持一种非常悲观的态度,因为留给Meta的试错时间不多了。


    本文属VRPinea原创稿件,转载请洽:brand@vrpinea.com




    抗疫情→MWCVR看房线下娱乐VR心理治疗

    技术宅→索尼PS VR2|3Dof头显

    情报党→虚拟现实专业报考|Steam夏季大促

    大佬说→HTC汪丛青|《牧羊人的故事》赖声川

    展览汇→WWDC2021|索尼PS5|BW2021

    爱游戏→《钢铁侠VR》|半条命:爱莉克斯》

    电影集→愤怒的小鸟2|狮子王|上载新生|战争电影

    跨行业→奢侈品营销|艺术|VR旅游|VR音乐|乐高